公告&當期主推
番組追逐中:暫停連載中/毒書進行中:來自新世界
防彈少年團:朴智旻唯/非團飯/禁止攻擊BTS全成員
提示:點網誌標題,即可閱讀內文

目前分類:阿彌的文字創作 (4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呐,會不會冷啊?天氣這麼熱應該沒問題吧?趁著還有時間,來聊天吧?不過每次都只是我在講而已,實在很抱歉。


我從快速道路通車數年了,相同的時間、景色與晨昏中來來回回,毫無變化的商業大樓綿延不斷,在這當中我唯一的慰藉,是西向入口有個兩條道路交叉出現的空間,裡面是個水泥平台,約離地一層樓高沒有柵欄。

引起我興趣的是,那上面散亂著家具和生活的痕跡,大概是遊民的棲息地。灰色的棉被縐成一團,染塵的櫃子,鍋碗瓢盆,每樣東西都蒙上層灰,隔著車窗都好像聞的到腐臭味,在這寸土寸金的水泥都市裡,某個人不依靠任何人,在公路下面活下來了,這不是挺感人的嗎?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因不可抗因素,菊梅本發售終止,感謝,也很抱歉大家的預訂。
這不是愚人節的謊言....
top.jpg
請看著這封面...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

這裡有著我能使(食)用的文字,祝您用餐愉快。

TOP.jpg

現在,只需要全神貫注,沉澱心靈然後開始這場饗宴,將注意力集中在舌尖,感覺到口腔中的濕、潤、滑,更靜下心,牙齒的味道,舌床的微酸,喉頭冒出來的熱氣,深不見底的洞中埋著蠕動的內臟,饑渴的告訴所有神經,它應該被填滿,於是口中泌出大量液體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3-1.jpg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想不到東西可以更新了,我們來舊文回顧吧。雖然第二部也是兩年前就寫好的,不過第三部難產中就不好意思貼了,至於為什麼又貼出來,請去看這段的前十個字。(文章超長請慎)

好孩子的魔王與我 第一部  真理之環之謎篇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  • Sep 02 Wed 2009 22:57
  • 犬戀


十指相扣。

「我愛你。」

他溫柔的看著我,這個瞬間令人平靜,明知道只是作戲,並非真情;在孤獨與絕望的籠中,只有我與他,所以共演一場我愛你的戲碼,實際上你不愛我我不愛你,那又何妨。我們如同犬畜一般被飼養著,所以如同家畜一樣依偎取暖,是本能而非情感。

家畜間會有愛情嗎?其實,那不重要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「我從某處得知,在地球上,人與人之間只被六個人隔絕。六度的分隔,正是這個星球的人際距離。」-John Guare

1.夫婦
我把太太殺了。她十分神經質,當我忘記雞毛蒜皮的紀念日時,太太總大吵大鬧。每天進家門前,我習慣先默唸所有紀念日期,確定沒有遺漏,才開門,但今天她冷著一張臉,看也不看我說要離婚...無論怎麼安撫,她仍不改心意,看著她嘲笑我著急模樣的表情,忍不住一拳往她砸去,然後太太就再也沒醒來了...茫然瞥見日曆,發現今天是四月一日(2008/11/13)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這是一篇融合阿彌的日常碎碎念和獵奇觀的廢話小說,愛情少、BL少、無ACG捏它、無情色,不太黑當然也完全不陽光的病毒作品,請大家隨意看看,要是能給我感想我會很高興(叩首)。
※健康獵奇愛好宣導:二次元獵奇的確很美,但三次元獵奇是變態的犯罪或悲傷的不幸喔!吾黨反對三次元獵。
※因劇情關係,強烈建議照前後順序閱讀。

殺人狂系列三-葬 前篇 
http://blog.pixnet.net/lovetabris/post/11758821

其之四 偵探
手指、手腕、血脂、碎肉、血管、神經、肌腱、骨骼、腦髓、心臟、肝臟、脾臟、肺葉、大腸、小腸…刀尖冰涼徹骨,斜切的血之肉縫,柔軟而滑嫩…由生到死由死重生,溫暖眩惑然後冰涼徹骨。痛苦、恐懼、憤怒、悲傷、不解、無助。

如果他哀號了,那就挑斷喉嚨,利刃劃破肌膚,然後深入更深入。

如果他掙扎了,那就截去四肢,沒有四肢的人類蠕動身軀模樣,就如肥厚的虫,前後擺動拖移殘存的肉體,即使不再有人的資格的肉蟲,也要為生命奮力掙扎,其模樣令人感佩。

如果他求饒了,就將粗大的木樁從嘴用力打進身體,撐破雙頰、撞碎牙齒、扯裂食道、穿刺腸胃,為了容納異物肉體扭曲的脹大,也許就這樣綻裂了…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這是一篇融合阿彌的日常碎碎念和獵奇觀的廢話小說,愛情少、BL少、無ACG捏它、無情色(我改邪歸正了!?),不太黑當然也完全不陽光的病毒作品。只是拿來塞動畫空檔用的墊檔作,請大家隨意看看,要是能給我感想我會很高興(叩首)。

其之一 我與頭的初遇

在一叢艷紅裡,他直定定的看著我,那是全然寂靜的一刻,空洞的眼神穿透頭蓋骨,讓腦神經的深處產生一陣寒顫,但我無法把視線移開,他沒有焦點的瞳孔裡只有完全的無,而我彷彿也被那深邃浩瀚的黑洞牢牢抓住,持續與他對峙般的對望。

我想,應該用更明確的詞彙來敘述現在狀況。

他是具屍體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  • Jan 19 Sat 2008 22:29
  • 麗人

這篇短文是六年前的舊文翻新,重讀之後我大笑了,真是有夠好吐曹的東西啦(掩面) ,只是阿彌現在已經寫不出這種文章了,留作紀念囉,請大家笑小聲一點

耽美文請慎入

圖文無關.jpg
曾經存在過這樣一個時代,有人高高在上君臨天下,亦有更多人屈身於地命如蟻螻 游女詞人,風花雪月、醉生夢死、吟吟笑笑...美麗裡藏著骯髒的時代...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人類啊,自從禁果中獲得思想後,在光明之只會見到黑暗,在黑暗中才見的到光明。

禁欲,是具體的表現,他們自以為身處在全然的黑暗中,才見的到的光明之酒,其實是我巧布疑陣,將黑暗反轉成光明講光明顛倒成黑暗,他們自以為身在深深的痛苦中,卻全然不見刻意的痛苦,與天生的磨難,根骨上的不同,自以為束縛了自己,其實只要撩動一跟髮絲,未曾爆發的黑暗必將傾巢而出。

人間最殘酷故事,多半都發生在潔身自愛的人身上。

我束起黑色的雙翼,誘惑了道德者,用華美的詞藻,將毒素刻進他深深的靈魂,使他在聽不見理性與感性,使他扼殺自身的靈魂,使他陷入束縛帶來的快感中,使他成為為人癡迷的偶像,帝王利用他,當權者信賴他,然後讓一整個民族千年來百年來,帶者腐臭與頑固,堅忍的活下去。

從此只要他一傳道,表與裡,純與欲,永遠將並肩存在著。

在道德與律法之中,我逍遙自在的遊蕩著。

在貧窮與落後裡,我寸步難行。

一旦兩軍交軌,則是我豐收的時候,戰爭吧、流血吧、哀號吧、憎恨吧,然後讓道德之名,我將更長遠永恆的存在。

你說這是詭辯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寫這篇小說有自婊的成分在,不是在諷刺某族群而已,所以,不該在意的事就別在意了(叩首)為了怕爭議,雖然有在網路上捉到更符合故事情境的圖,不過,咱還是放上阿彌房間一角當插圖囧。ㄟ兜~我都這樣寫了,這當然不會是什麼美好世界(一秒)

所以

請慎入

正文:
那塊塑膠裡既存在著他的靈魂,一直是這麼深信不疑的。

隨著指尖,堅硬的觸感讓人顫抖的從神經末梢傳來,美好的曲線,緊繃肉痕裹在色澤鮮艷的衣物雕刻裡,彷彿一不注意都就會輕盈的飛走,走到這一步,就再也不會對真實的柔軟女體有何依戀。

世人不懂真正的美好物,一昧崇拜那些不潔的肉體,不懂他乃稱霸此領域的一方霸主,也就不知道他為了維持地位所做的努力…哪天開始他再不能離開眾人的讚美聲,那是他的王國,在那裡他一呼百諾、一言九鼎,世界完全腐敗了,只有那是唯一的淨土。

女人,在薄薄的窗子裡不斷的呻吟,只要按下倒帶、停格,女人就會重覆著最不堪入目的動作,低下的卑賤的向他祈求憐愛,咿咿啊啊...,那並非是女人,而是母豬,供人洩欲用嬌笑不已的母豬。從這個時候開始女人已經只適用那些堅硬的神聖軀體,而不是這些母豬能夠踐踏的領域,他一刻也不曾把目光分給這些母豬過,沒錯,這也是維持地位所勉強看看的垃圾。

震耳欲聾的噪音出現了,將要毀面地球的大災難...

母親,

站在門口咆嘯著,不知道哪天開始母親再也說不出人類的語言,他呆滯的望著她,點了點頭,那是反射性的而非具有任何思想意味,母親』像是暴走的機械急奔而來,然後,火熱的痛覺在臉頰上蔓延,像頭發狂的雌獸,一一掌掃下他的女神們,那樣的刺激,在瞬間轉化成殺意,他捉起桌上30度角的美工刀,往那已經失去文明語言的母親脖子一刺,硬物戳進軟物,深深陷入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這篇純BL妄想向,慎入喔。嗯...咱家鮮網專欄被砍了,所以,陸續把小說坑移回網誌好了囧,痾~孩子再醜總是自己的孩子咩(煙)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會不會這樣呢?渴望著突如其來的意外中結自己的生命?踩空的樓梯、失足的墜樓、車禍、落雷、地震、颱風、電擊、走火、爆裂、戰爭、謀殺、職業傷害、過失致死、跌倒、穿洞、壓垮、衝撞,如果希望意外降臨,那死亡時到底該判為災難還是自殺呢?

有時候,踩在階梯上的時候,腦中浮現踩空時,從最高處失速墜落而下,尖銳的直角將皮膚,一層層的刮下,裂縫中流出的濃稠血液染成紅色的的道,記錄時間的初與尾,在到達最後時,因為重力所致,支撐軀體的硬骨,啪滋啪滋的亂成碎片,刺穿心肝脾肺,最後我仰頭望著墜落的那個點,如果我墜落於此,而那裡就如同母親帶來新生,身體因為恐懼而顫抖不已,眼淚因為生命逝去,而不住落下,但我想我能安詳的閉上雙眼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這不是甜蜜的故事,真的,是用昨天的夢改編出來-在夢裡,不知道為什麼跑進某家書店,很高興的向不知道是誰推薦繪本,而且他咩的作者還是幾X,我的夢每次都設定這麼仔細是怎樣-
馬戲團黃貓咪公爵

故事是這樣子的:
公爵是隻住在巷子裡的貓咪,但是他那一身比陽光還要耀眼的金黃色的皮毛,以及無與倫比高貴慵懶的體態,只要公爵悠然的走過身邊,任何人都不得不停下腳步至以尊敬的目光;費了好久的心神,才讓公爵注意到我,起先只是點頭之交,後來總算可以與公爵聊上兩句,我只能說公爵確實是隻不卑不亢謙合有禮的紳士貓啊!

我沒有浪費時間,直接問了公爵是從哪裡來的,因為我相信公爵絕不會僅是出身陋巷的等閒之輩。起初公爵不願意告訴我,他甩甩美麗的金毛,用鮮藍色的眼睛瞥了我一眼,頭也不會的跳上圍牆,圖留深覺說錯話的我懊悔的在原地不知所措,幸而公爵是隻豁達大方的貓,後來並沒有對我敬而遠之,而我也絕口不提之前那個失禮的問題了。

但是有一天,不太與人親近的公爵,竟然膩在我的身旁,我受寵若驚的撫著他柔順溫暖的下巴,公爵甩了甩膨鬆柔軟色如麥穗的貓尾巴,一邊吃著我帶來的小圓餅乾說:"你知道嗎?中央的圓頂馬戲團?

圓頂馬戲團?那可是最有名最龐大的馬戲團哪?"我不禁驚呼。

嗯,雖然不是什麼特別光采的事情,但我曾經以團員的身分待在那裡一陣子..."公爵舔了腆毛茸茸的手,懶懶的望著遠方。

圓頂馬戲團的前團員??天哪!我倒抽一口氣,雖然早就知道公爵出身不凡,但這麼大的來頭,是想都沒想過的,能與這樣的大人物結交,簡直像在作夢一般!!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畢業製作繪本原創故事,被教授推翻了(默),附圖這位小姐是當時的人設,該是在跌落途中,卻誰都覺得在漂浮=_=

俗阿彌版伽叟有,翻印必究這是一個下雨的日子,少女獨自走在空無一人的小小街道,那時一輛車子呼嘯而過,逼的少女踉蹌跌倒在淺淺的水漥上,那灘淺水就像不經意出現在這個時空這個地點,少女似乎毫無所覺的站起時,失速的下墜,使的少女冷漠的表情上,也出現了一絲絲的驚慌

那五彩繽紛的隧道,閃耀著所有人的回憶,少女還來不及看見誰的人生,記憶的片段就這樣飛灑而過,那令人暈眩的墜落之後,少女輕輕的跌坐在柔軟無邊的綠茵上,地面的實感,沒有哪一次會令人如此感動。

她,掉進了前所未知的世界,也許是那個名為須彌山的極樂世界。

少女柔柔眼睛看著眼前的遼闊景象,那真是筆畫難以形容。

空中的雲彩閃耀著各種色彩,紅的、白的、紫的、青的、黃的…但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數不清的飛天漫舞,酪櫻珠寶飄灑過天際,由絲帶落下花瓣灑遍空中,那是任何記憶中雄壯的寺廟都看的見的塑像,但讓凡間工匠一窺此僅景,必然會使他們羞愧的無法在創作,那是多麼壯觀又遙不可及的景象啊,無邊無際的綠海中,散坐著無數規律膜拜誦經供養人,他們頌讚著永不止息的大義,口中吐出每一個的文字都化為金色繁複花紋,雪白的僧衣,隨著經文,飄散入空。
這裡的音樂,每個的弦音都看的到他們的存在,不像是認知中只是聽覺的享受,這裡的音樂是讓五感都充實的被填滿,有音樂就能活下去,在這裡是肯定的答案,雲彩絢麗奪目,每一個缺角和細縫都有位無限大的菩薩靜靜的坐著,空間與時間的定律在這裡是不存在的,所有的一切規律而悠揚,那已經是超乎於默契的一致。

「就是這裡,這裡是我一直在找的地方!」少女歡呼著,高興的在這片美麗的園地碰碰跳跳,每一個腳步都濺起淡青色的火花。一位美麗的飛天捕捉了少女的視線,她暈眩的看著在空中那條無止盡的藍色彩帶,然後一個轉身少女順勢的大字型跌落花海中,花浪由少女為圓心的一波波的往外奔去,少女將手腕放在額上微微的遮住那絢麗天空,昏昏沉沉的:「這裡沒有罪惡。」少女躺在七彩的花海裡,小小聲的說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◎天使
慈青輕輕的撫去離落的淚珠:「少爺不要與醫生有太多瓜葛才好!先生也是為了您才這麼說的…」

「慈青,我不喜歡你這麼說。」離落低著頭。

「少爺…我提醒過您很多次了…」

「那個醫生不是普通人,更不是什麼妙手回春、懸壺濟世的傢伙,他是從比少爺所知道的下流階層中,還要更低賤的地方來的!那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乾淨的!通通都比虐殺者還殘暴,強暴犯還無恥…看到那樣的傢伙自以為是裝模作樣的治療您…我就覺得噁心,您流的是『陷落』裡最高貴的血統啊!…我實在…」啪…離落,用雙手輕拍慈青的臉頰,就維持這個姿勢,溫柔給予慈青微笑,還有微微紅腫的雙眼。

「噓…」離落將食指輕碰在慈青的嘴唇上,過了一會。

「慈青,憎恨別人,是比被憎恨者還要糟的事喔!」離落的臉上堆滿笑容,慈青驚訝的看著自己所服侍的兄弟們,為何會有這樣大的差別呢?這種差別到底是哪個環節錯了呢?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※寫在前面
※1.關於人體與醫療方式絕對沒有考據。
※2.科技與機械與電腦也亦然,請當成架空
※3.如有與現實相反的情況,除了在內心咒罵作者腦殘外,不要有其他反應,謝謝。

◎正文開始:

「陷落」,西元2600年後的亞洲還能住人的地方通稱,這裡是最繁華,又最惡臭的索多瑪城。陷落的由來,如同此名詞的諸多意義一樣,這裡什麼都有卻全部一點一滴的腐爛。

在敗破都市的最深處有一棟,因傷害性紫外線調節裝置而時時閃耀著不同光澤的高聳大廈。沒有招牌與看板可是生活在此的殘渣們,每個人都知道他所象徵的財富及權利,及認知到即使經過一萬年,平等仍不存在於人類演化中。

20世紀的世界曾產生愚蠢的高樓競賽裡,在這個區域留下了廣大的斷垣殘壁,同時隨時間的推移繼續不斷興建新的高聳建築,於是廢棄與新建,成功與失敗,這個裡留下了無數的遺跡,好大喜功的帝皇們,跟隨著這些建築,勝利與墬落,與史前時代的人相比其野蠻性過之而無不及,所以…這棟綻放著七彩光芒的建築,必然是「現任」帝王的宮殿……

『…我又陷入哲學性的思考裡了。在這個哲學家已死的世紀。』蓮苦笑了一下,優雅的熄去手上的煙,碎落的餘灰,帶著一絲不甘心,與地上的惡臭烏黑結合。

蓮掏出懷表,看了看,隨即稍微加快腳步。雖然手裡握著的是個大的不像話的金屬提箱,精細又複雜的開關,小心的保護箱子裡的東西,蓮雖然並不瘦小,但是接近身長三分之一的巨大箱子,像是毫無重量一樣的隨著連的步伐搖擺,絲毫不影響他的輕快的行動,靈巧而輕易閃過綿延起伏的大型垃圾,畫面上看來就有些不協調了。

沿路上,沒有任何人經過。這裡-『陷落』就是如此沒有規則可言,也許數分鐘後,這裡人又多的毫無縫係,但是此刻這裡空無一人,沒有理由也沒有為什麼。

轉了一個彎,世間顛倒了過來,談笑風生的人們,朝氣蓬勃的學生,踏在明亮整潔的街道上,物質的、慾望的與幼稚的氣味,也不比一牆之隔的廢墟好倒那兒去。至少在蓮心中是這麼認為的。

然後,他來到帝皇的城堡,S企業總裁的私人住宅,有幾個人在高聳的大門下等待著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未成年請勿觀看



我的養父是個殺人狂。
如果覺得我的語氣太過平靜,那是因為我有某種心理疾病,症狀是沒有喜怒哀樂,簡單來說就是沒有感情,這個疾病的學名我也忘記了,上一次進診療室時才八九歲吧,而會對於這件事過於緊張的女人很久以前就死了。

這時候不得不提到那個可憐的女人。

我的母親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【J‧殺手的錯誤示範】

鮮血圍繞著孩子們跳舞

天使的羽翼沒有出現

救贖忘記降臨

上帝也會遺忘的角落

身體不見了

靈魂不見了

所以 今天

在月光下

我會為你流淚

那…

『今晚的新娘是誰?』



※※※ ※※※

『我要說的是一個無法解釋的故事…』

『你有承受的心理準備嗎?』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«12 3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