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純BL妄想向,慎入喔。嗯...咱家鮮網專欄被砍了,所以,陸續把小說坑移回網誌好了囧,痾~孩子再醜總是自己的孩子咩(煙)

1.
「會長!如果你撿到死亡筆記本…你會A.使用B….」小花拿著手上的漫畫問。

「【心理測驗】是沒意義的垃圾中最沒意義的,用籠統說詞把人歸成幾大類模稜兩可又不準確。」會長連眼睛都沒有抬起來的說。

「會長!這個很準耶!!不管問誰,大家都說很準!試試看嘛!」小花不死心的追問。

「小花。」會長放下手中的筆,正色的看著小花,「如果這個測驗的結果, A類型的結果是:地中海禿大叔,奉子成婚、喪妻,出外打拚一輩子還是家境清寒,兒子女兒都正值叛逆期,而且女兒離家出走跟亂七八糟的人同居不回家,全身上下唯一的優點只有聲音好聽…」看著越聽越萎縮萎縮的小花,會長說出結論「那我就來做這個測驗啊!」摔筆。

「有這個時間不如把上次會議報表整理出來!小花書記!」會長毫不留情的補上最後一刀。

於是學生會辦公室大約寧靜了30秒,也就是打了30秒字的小花,又小聲的說:「小草,會長果然是攻君呢!」

「嗯!剛剛的氣勢,只有攻君才會有。」小草頻頻的點頭。

「家世好、口才棒、運動萬能、學業頂尖、個性外向、交遊廣闊,不管再哪都擔任老大,臉蛋也長的像帥氣混血兒,而且在這男風鼎盛的私立貴族男校裡擔任學生會長說。」

「想來我們學校歷來的學生會長和副會長都是一對,再回過頭來看看副會長…」小草推了一下眼鏡。

聞言,副會長的動作似乎停了0.00001秒。

「家世普通、皮膚好、個性文靜、長相還OK,成績只能說是努力型好學生,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起眼。」

「副會長當初是被會長硬拉來的呢!沒人認識的副會長是很難再這個用財力衡量人的學校,當學生會幹部吧!」

「這種過程也很受呢!」小花感動的扭著身體。

「會長!請告訴小的們!為什麼副會長會變成副會長的經過吧!」小花小草一起轉向會長大聲說。

「你們真的很吵!那有什麼好說的!就是我再看成績佈告欄的時候(當然老子是第一!),看到那傢伙的名字剛好在我正下方(對折處所以那傢伙是八十名還九十名吧?),看完我就立刻衝到他們班…

『學號10183是誰?』那個傢伙就站起來慢慢走過來。

『什麼事?』

『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獅應高中學生會副會長!磕頭謝恩吧!』

以上。」會長得意的說。

「然後呢?」小花小草垮下臉問。

「什麼然後?」會長。

「我們是問為什麼耶!」

「我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?」

「你只有說看完成績單跑到人家班上去亂,就結束了!」

「你們很笨耶!這麼簡單還要老子解釋,他叫『向日』我叫『葵』,合起來不就是『向日葵二人組』嗎?這絕對是獅應有史以來最響亮的幹部組合!哇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小草!」

「小花!」

小草小花將彼此的手緊緊握在一起。

「小草,真相總是傷人的,我們跟了一個笨蛋。」小花哭喪著臉說。

「嗯,小花,我們應該維持神秘的,他的頭腦很好,可是腦筋短路了。」小草摸了摸小花的頭。

「吵死了!是你們自己要問的耶!不准你們違抗老子!」

「話說回來這種相遇過程也很攻呢!」

「完全就是個攻。」

「可惜…」小花小草一臉嚴肅的轉向葵,頭上浮現一片陰氣。



「幹…幹嘛?」受到奇妙氣氛壓迫,男子漢葵也不禁後退。



「你還是個受!」小花小草大聲宣佈。

「蛤?」

「向日同學身高192公分,小葵會長才175吧?體型是決定攻受最大要素呢!小草對不對?」

「沒錯沒錯!體型才是真正決定一切!真可惜小葵會長也不能說矮小,是向日同學很高大!」

「沒錯,這種歧異的身高差,是個性家世絕對無法逆轉的!副會長體格也很好,相比之下會長就纖細不少!」

「完全是受啊啊啊啊!」小花小草一起仰天喊。

「為什麼老子一定要管攻受!我只喜歡大姊姊!(附帶一提老子是松○楓派的)。」葵一怒之下把桌上的本子摔出去。

「向日你給我減肥!減肥!」葵對著不為所動的向日怒吼。

「會長自己才是最在意的人吧!」小花小草唱雙簧。

向日緩緩的撿起丟出去的本子,走到會長身邊,往葵的頭輕敲下去「別鬧了。」然後慢慢走出學生會辦公室。

「啊啊啊啊!這種一擊必殺的態度完全就是總攻嘛!恭喜會長,您成為『獅應』有史以來第一個受君會長喔!」小花小草齊聲說。

「你們給老子閉嘴!講話一個人一個人說!」葵敲著桌子怒吼。

「他生氣了!」小花。

「他生氣了!」小草。

「這樣子有什麼差別!」葵舉起椅子。


(『救命啊啊啊…』)


「話說回來,前輩把學生會交給我的時候,只說了一句話呢!這好像是歷代學生會傳承時一定有的儀式,」葵把小花小草綁起來後,臉色有些難看的回憶(『學生會長殺人啊啊啊啊!!!』)「

『葵,學生會就給你了!這個學校以後就是你的啦!要殺人放火都無所謂,但是有一件事絕對不能做!』男子漢的背影。

『是的,前輩!謹遵您的教誨!』還很幼的老子。

『那就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絕對不能當受!!!!』

『是的!前輩!我是大姊派的,所以沒問題!』

那時候我也答應了呢!」


「可是葵違背約定當了受,葵會被前輩的冤魂殺掉喔!就像現在葵要殺掉小花小草一樣!跟八犬傳的玉梓阿婆一樣,小花小草會生生世世糾纏會長的!」

「你們再講句話我就拿針把你們的嘴縫起來!」

2.私立獅應男子高中,聚集了可以自己負擔巨額學費的有錢少爺,和由學校提供獎學金的秀才組成,是個設立在遠離城市的荒郊野外,全員住宿制的和尚學校,因此扭曲的背景下(又沒有公主的滋潤),教師們通常管不動那些背景一個比一個大條的不良少爺,又被拿獎學金的天才們所瞧不起,所以之故統合學生獎罰則由學生們所推選的【獅應高中學生聯合會】執行。

【獅應高中學生聯合會】名義上是聚集全校優秀的精英份子的地方,只有家世與成績都極其優秀的學生才得以加入,很神奇的從創校以來,總會有一個背景和腦袋都鶴立群雄的學生,他們被推舉為學生會長,與圍繞著身邊的菁英幹部們,完全自主的執行著包括經費規畫、活動執行、學生風紀管理…等等工作,也就是全體『獅應』的頂層。

是的,學生會就是獅應的權力中心。

嗯,雖然講的這麼好聽,學生會其實就是學校最難搞怪咖的集中營,知道內情的學生們都會偷偷的這麼補充。(路人學生乙證言:『就是除了有錢和成績好外,其他一無是處的米蟲…』,還來不及說完時,某乙就被不知道哪冒出來的黑衣人拖走,感謝你!記者在這裡感謝乙同學的犧牲,拭淚。)

為了破除此種惡毒傳言,所以我們來一窺獅應的學生會的運作情形吧:

「最近好像陸續有仙人跳的事情喔」小草看著來歷不明的報告說。

「別開玩笑了!這裡不是普通的的男子高中嗎?」葵一臉無聊的說。

「不,這裡一點也不普通!我們的會長是受喔…」小花補充說,然後就被葵丟出去的杯子給砸死了。



『小花…你振作點啊!』

『小草…你以後就找個好男人嫁了吧!小花已經不能陪你了!』

『不,我這輩子跟定小花一個人…』

『小草!』

『小花!』

那廂演的八點檔自己漂流到一個次元去了時,葵決定忽略他們「嗯,最近轉學人數的曲線圖的確奇怪的偏高呢!我們這裡又不是雛見澤。」葵撐著頭,看向日遞來的表格。

「尤其是在一年級的部份,而且似乎也伴隨著欺負事件?這裡。」向日說,並且指出一個標注的紅點。「對了,什麼是雛見澤?」

「那不重要啦!啊,這個班嗎?不是有個名人嗎?好像叫做『南迦』的美少年吧,有點娘不是我的類型!」葵看著那個點說。

「美少年?」向日挑了一邊的眉毛,似乎質疑話題為什麼跳針了。

「『南迦』?是新生中評鑑最高的美少年!大眼睛白皮膚長睫毛身高158體重42!是近期難得的極品喔!(人氣只輸給之前某個女扮男裝的學姊(已轉學))」小花,妄想與腦內補完達人,瞬間從地上爬起來。

「『南迦』好像就是欺負事件的主角喔!」BY小草情報站。

「你們不要聽到這種事就復活!(怒)不過,被欺負?問題就嚴重了。」葵倒是露出點吃驚的表情。

「怎麼了?如果是這樣,還蠻符合一般霸凌的類型…」向日說。

「NONONO!向日你太天真了!這可不能用社會常識來理解,這裡可是扭曲的和尚學校啊!美少年是公共財,通常都是全年級最受歡迎的人,不然你看那個神經病小花,在一般的學校早被阿魯巴到死了!」葵轉著筆說。「美少年會成為被欺負對象,如果是真的,可是『獅應』有史以來第一遭!」

向日聽著這種語氣認真內容不可思議的發言後,心中想著自己是不該轉學。

「反正會長都是有史以來第一個ㄕ…」小花看葵拿出抽屜裡的槍時,把話吞回去。

「決定了!向日!」葵站起來。

「嗯?」

「我們去調查!」帥氣的指向門外。

「啊?」

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!」

「喔。」



「會長好歹也假裝一下,說為了學校的合諧之類的理由吧!小花!」小草。

「某方面來說向日同學也是強者喔!小草!」小花。

「總之,現在就是執行『學生會放風計畫』囉。」小草。

「啊!不趕快準備野餐盒是不行的,小草想吃什麼菜?」小花,迅速的換上圍裙,雖然學生會根本沒有廚房。(『小花只是想COS人妻而已,不行嗎?哼!』)

「等一下你們在想什麼?耳朵聾啦!我剛剛只有叫向日,你們兩個給我留下來!」葵帥氣的手指一揮,指著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申請單、企劃書、決算表、執行進度報告書。(『對!給我做完那座山!』)

「過分!這才是真正的校園凌霸!!小草!」

「小花!」

「我們好可憐喔!!」小花小草抱在一起落淚,突然他們兩個的頭上亮燈。

「等一下,小草!我知道了!會長應該要明說的嘛!」小花。

「對啊!再裝就不像了!我們也不是這麼不通情理的!」小草掩面笑。

 



「這就是傳說中的兩人獨處時間!LOVE LOVE LOVE…」小花小草一起大喊。

葵在那瞬間,抓起桌上的花瓶丟過去。

3.「啊…耳根清境不少!他娘的,明明是植物系那兩根怎麼可以這麼吵?」葵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。

「葵同學下手好像越來越重了。」

「有嗎?向日不可以同化成那樣的怪胎喔。(老子不想一瓶三殺)」

他們穿過區隔二年級與一年級的森林,沒錯就是森林,為什麼會有森林呢?

那是初代獅應的故事-那時獅應最有名的理科社發明了瞬間成長劑,因為農學社與理社敵對很久,所以農社派間諜把不知名藥劑給偷回來;正當農社要拿來培植巨大蘿蔔時,理社派了棒球社來尋仇,可是棒球社事先沒有問清楚藥劑是什麼東西,只聽到要把農社給砸了,進到農社社辦就直接亂打,混亂中藥劑也被球棒給打碎了,沾到藥劑的球棒瞬間漲大到神木大小,把棒球社和農學社的全體社員都壓死了,而夜夜悲歎自己不幸人生的亡靈學生,造成獅應上下的一片不安,這時候驅魔社的初代社長對著亡靈說:『與其哀嘆被球棒壓死的不幸,不如使球棒成為翠綠濃密的森林吧!我也會常駐在此生生世世的陪伴你們的!』望著聖潔的驅魔社長,亡靈們都留下懺悔的眼淚,紛紛化為球棒上的綠葉…這就是森林的由來。

你喜歡這樣的設定,我不喜歡,所以真相是:因為小說裡的貴族學校沒有獨立森林還能稱為貴族學校嗎?能看嗎?所以就有錢沒地方花的有森林啦!

「你了了嗎?向日。」葵解說著學生會版的森林由來。

「………」

「哈!你被騙了!沒關係,學生會的成員每個人都要這樣被整一次啊!你以後也可以這樣跟學弟說啊!」葵十分滿意效果。

「為了整人把設定背起來的人,才真的被整了。」向日面無表情的說。

「痾…他媽的王八蛋學長!」葵捶了牆壁一拳。「咳咳,算了,我們跳過森林的問題,回到調查來!」葵換回原本的表情「一年級的學生反應有點怪怪的喔!問什麼都要說不說的。」

「這個是南伽在醫務室的紀錄,你看前一個月的…」

「等一下…你不要給我接話接的這麼自然!這是從哪邊拿到的?這個不是私人資料嗎?」難道向日君真的是隱藏的強者,囧!

「不知不覺就…」向日依然面無表情。「啊…是小草同學拿來的。」

「小草?……你背著老子都幹些什麼事?…向日你也冷靜的太異常了吧。」『向日同學是強者喔!』BY小花,難道真正要撼動老子地位的人是這傢伙?葵邊想邊用力的瞪著向日,向日不明所以也只好低著頭狂瞪葵。

咖擦!

那聲音讓向日、葵停下對視,一個帶著眼鏡的高年級學生,拿著單眼相機緩步走近,然後又對著向日和葵按下快門。

「抱歉抱歉!剛剛兩位的氣氛很好(好一幅含情脈脈難依難捨的模樣),讓人忍不住按下快門。」男子露出一個優雅的笑容。

「啊!是新聞部的南宮社長啊!如果要對學生會取材的話,請先經過申請喔。」葵也換上了營業用笑容,跟在學生會內部的暴君形象不合的從容成熟。

「這只是我私人的收藏而已,我對於美麗事物總有想要佔有的慾望,可以允許我如此失禮的舉動嗎?」南宮對葵微微鞠躬。

「我也不是如此沒有器量的人,不過南宮同學為什麼出現在低年級的教室呢?」獅應年級和年級間的活動空間,請想像所有二次元的貴族學校,嗯!就是這麼架空遠,所以高年級出現在低年級教室是很不尋常的,尤其南宮又是新聞社社長。

「葵會長的目的跟我一樣吧!詭譎的轉學和低年級的欺負事件啊!身為校園執法者的學生會怎麼處理這件事也是很不錯的題材呢!」南宮的笑容依然維持著。

「素以高水準著稱的獅應新聞社,怎麼也開始這種狗仔行為,真是讓人有些感慨,這件事我當然會完美解決啦!」葵瞇著眼說,再講下去,看來某人的真實性格,就會登上獅應每週頭條。

於是向日閃入兩人之間,剛好形成一塊巨大的隔板。「那麼我們先告辭了。」他扯起會長的手轉身要走。

「不!該走的是我。」南宮聳聳肩「向日君也是很特別的副會長呢。」他推了一下眼睛,再離開的時候小聲說「希望你能好好地保護你們的會長囉。」

「照片我會加洗給你們的!掰掰啦!」南宮笑著離開了。

向日以不快的眼神望著那個離開的背影。

「每次豋場都要灑花的噁心男!(抖)他媽媽怎麼教小孩的啊?我的蕁麻疹出來啦。」葵皺起眉頭。「連新聞社都來參一咖了,真是嚴重啊…」

「嗯!看來情況很嚴重,我們應該…」

「誰管情況嚴不嚴重啊!在新聞社來的話,老子要一直裝笑臉很累欸!」葵遙了搖頭。

『是哪時候呢?哪時候開始,想法產生歧異的呢?』向日心中產生問號。

「向日真聰明,早知道我也把形象定位成冷面吐槽男,現在男吐槽,女壞掉,是人氣角色的王道嘛!向日也很有心機(笑)…欸!你幹麻突然走這麼快!」

『對了,從一開始就沒接上過。』

「你的井字號冒出來了是怎樣!喂!別走啦!喂!」


這時,學生會辦公室:

小花:「不知道會長的LOVE LOVE計畫進行的順不順利?」他優雅的喝著紅茶。

小草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小花:「會長當攻也不錯,這樣會故事會變的很勁爆耶。不過向日同學攻是王道,也很難捨棄呢。互攻也很新鮮啦!雖然我不太喜歡這種模式。」他撿起一片草莓餅乾,享受那舌尖甜滋滋的感覺。

小草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小花:「疑?小草怎麼都不講話?還是小草有更好的提議?」他開始吃起巧克力蛋糕,好吃到讓人發抖。(小花我是吃不胖的體質喔!好孩子請不要學。)

小草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攻受都無所謂,我只想知道,為什麼我要一個人處理四人份的工作,會長的就算了,為什麼連小花的都到這邊來了Q___Q?」

小花:「小花的午茶時間是不工作的喔。(甜笑)」他開始挖香草冰淇淋放到鬆餅上。

小草:「小花幫幫我吧,而且沒有人的午茶喝24小時的啦Q___Q!」

小花:「小花啊,」小花指著自己「是學生會的吉祥物喔!小草有看過吉祥物去搶籃板或打全壘打的嗎?像是實玖瑠學姊一樣才是的王道喔!吉祥物唯一的工作就是賣弄色相的說(燦笑)。」他眼睛放出光彩,看著磁盤上冒著熱氣的鬆餅,逐漸融化冰淇淋。

「色相你的頭啦!」終於小草在如山高的文件擠壓下伏案大哭。

小花:「小草不要哭啦!要不要吃鬆餅?」這時他插起盤子裡最後一塊鬆餅。

「小草你怎麼越哭越大聲?小花會心疼的。乖乖!」然後放進自己嘴裡。

4.

「喂!你也太賤了吧!」男生們圍住他,下意識的反應就是逃走,他用力踢了眼前的男人的下體,那男人因為疼痛而彎了腰,雖然努力想要跨越過那空隙,卻反而被粗暴的扯回來。

蒼白的手腕因為男學生的力道泛著紫紅,淡而柔細的褐色髮絲,隨著汗水緊貼紅潤的臉頰,皺著眉,大大的眼睛冷冷的瞪視眼前的男學生,那是一張少女的臉孔,卻不適切的出現在男孩的身上。

「啪!」他被狠狠的搧了耳光,血液微微的苦味從嘴裡溢出,「回答啊!」,得到的仍是男孩冷漠的回應。

「他媽的!」當男學生又舉起手時,手臂卻被反折似的往後扳,「啊!好痛…痛痛痛…」

「美少年是公共財!你媽媽沒跟你講過這句話嗎?」一個響亮的聲音從場外亂入,「我來幫媽媽教教你吧!」這句話再耳際邊飛過的同時,動手甩巴掌的學生像地心引力不存在一樣飛出去,碰!完美開花落地。

做出完美過肩摔的人,甩了甩手露出挑釁笑容,而一個高大的身影不發一語的跟在背後。

「你們是…!」原本氣焰囂張的男學生們,看到那兩個人(或說那個人),不禁後退了兩步,獅應暴君參上!

「沒錯!我們是……正義戰隊,紅色勇士和阿笠博士…哎喲!」葵還沒有說完,就被向日巴頭,然後極不情願的改變說法,「嘖…請你們跟學生會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!」葵用下巴看著那群萎縮的學生,「換句話說,你們不打算逃跑的話,班級姓名積分號就給老子交出來!」學生會長伸出掌心搖了搖。

聞言,本來聲勢浩大的一群人,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,現場只留下兩片落葉在空氣裡飄啊飄。

「同學,沒事吧?」向日彎下腰,扶起跌坐在地的少年,西裝外套上繡著一年級的學號。

他冷冷揮開向日的手,自己努力撐起身子,好不容易站起來,卻踉蹌的往前倒,向日反射性的拉住他,卻被他用力打開。

「喲喲!學弟,很不給面子喔!」葵挑著眉說「你是南迦君吧?」葵瞇著眼,笑著說。

「是又怎樣?」

「不怎樣啊,只是,南迦君開學時超受歡迎,我還以為可以在獅應訂定公主制度的咧(斂財用),不過才兩個月而已,現在卻…」他諷刺的瞄了南迦一眼,接著說:「真是今非昔比、物換星移、滄海桑田,讓人有所感慨。」葵誇張的搖了搖頭。

「關你們屁事!」南迦擦了擦嘴角的血,轉身要走。

「同學,至少讓…」葵拉住向日搖了搖頭,打斷他正要說的話。

「那就沒辦法了,就好好享受地獄般的學生時代吧!南、伽、君。」葵彈彈手指燦笑說。

南迦惡狠狠的回瞪向日葵一眼,然後頭也不回的跑走了。

看著南迦的背影,向日忍不住開口:「為什麼要說那種話?剛剛那個明顯在欺負吧?你不解決嗎?」

「不要那麼兇!這種事我們插手也沒用吧?而且他不是說不關我們的事嗎?我們調查的重點在一年級的轉學事件,別管不重要的事情。」葵輕挑的說。

聽到葵的回答,向日生氣了:「不重要!?學生會不就是防止這種事發生成立的嗎?你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…」

「我說啊…向日你會不會太熱血了點了?」葵用食指擋住向日的唇,以從未曾聽過的溫柔聲音說:「學生會不幫助不自己求援的人是鐵則喔!幫那種人,只是在浪費國家公帑而已。」他笑著湊近向日的臉,帶著笑容,彷彿就要吻上去一樣。

不知道為什麼向日臉突然紅透了「……你幹嘛…」他推開靠近自己的葵的臉。

「證明!」葵自己跳開向日身邊,恢復平常的語氣。

「什麼!?」

「美麗就是種武器,剛剛你也臉紅了,這就是力量啊!」葵停頓一下「擁有十倍POWER的南迦一定知道這種武器的厲害,被欺負不是很奇怪嗎?而且…」停頓一會:「太在意,小心最後受傷的是自己喔,向日同學。」葵瞇著眼說。

聽完這番話,向日再度沉默的看著葵,過了一會他似乎想說什麼,葵聳聳肩:「算了,今天先到這裡吧;再不回去點心全部被小花幹掉!」向日於是沒有開口的默默跟著葵走。

一路上兩人都沒有交談,才剛踏進辦公室,迎面而來的就是小花小草的飛撲。

「葵!」X2

「雖然一起講,但是你們怎麼一個在哭一個在笑?很噁心耶!」葵直接把身上兩個重物丟出去。

「葵!小花他…」還來不及說話的小草,被小花給搶先了「小花已經把會長交代的事都辦完囉!」小花面不改色的笑著說,小草同時石化。

「小花你…」小草哭著看著小花。

「小草你是愛我的吧?」小花抬起小草的下巴。

「小花我愛你,可是為什麼總是在傷害我?」

「愛是從謊言和不信任中誕生的!唯有經過那些誤會的粹鍊,才會出現真正感人的故事啊!小草!」

「雖然好像被騙了,但是我明白你的愛了!!小花!」

「小草我知道你會明白的!讓我們共同迎向明天吧!」

「小花!」

「小草!」

「小花!」

「小草!」

「小花!」

「小草!」

「吵死了!」葵抓起水晶座,往那兩隻用力砸過去,「碰!」「碰!」

「厄啊!」X2,瞬死X2。

 


「耶!向日你要走啦?」葵撇見一聲不響往外走的向日。

「嗯,覺得有點累。」

「你剛剛想說什麼?」

「沒什麼…」向日推開門,沒有看著葵「…我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強勢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開口求救。」

「隨便啦!你明天還會來吧?學生會。」葵看著向日的背影說。

「嗯。」向日回頭,看了一眼葵給他的笑容,然後向日關上門,離開了。

「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需要向日啊。」葵撐著腮幫子微笑的說,聲音就這樣消散在空氣中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