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指相扣。

「我愛你。」

他溫柔的看著我,這個瞬間令人平靜,明知道只是作戲,並非真情;在孤獨與絕望的籠中,只有我與他,所以共演一場我愛你的戲碼,實際上你不愛我我不愛你,那又何妨。我們如同犬畜一般被飼養著,所以如同家畜一樣依偎取暖,是本能而非情感。

家畜間會有愛情嗎?其實,那不重要


我靠著他的肩膀,視線移到手中的照片。任務是殺了上面的人,除此之外一概不知,因為沒有資格知道。那是張無法形容的美麗容顏,我想像著在燦爛笑顏中,揮舞纖細的手臂,像跳舞般,一瞬間數十人倒地,鮮血濺落在雪白的肌膚上,有如天使般的無機。

毫無勝算,能力天差地別,戰鬥的結果,毫無疑問是與數十名已死同伴相同的未來。對於將要被此人殺死,卻仍必須執行任務,就像家畜遲早會進屠宰場,是自然的事,我沒有覺悟,也不想死,只是必然會如此。

這就是命運哪。

與我相同命運的他,此時在想什麼呢?望著他的側臉,什麼也感覺不到,即使肉體再靠近,依然是陌生人,我苦澀的笑了。

不會有人期望我們勝利,勝利不是賦予我們任務的目的,怪物只能用怪物對付是誰都明白的事情,所以那個男人登場了,全然的黑,之外什麼也沒有,只是靠近就讓人不寒而慄,如同惡魔般的男人。

身為附屬品的我們跟在男人身後,即使男人眼中沒有我們的存在,依然不得不亦步亦趨唯命是從,這就是家畜。

如同天使的目標,帶著空洞笑容,搖搖擺擺的現身,慵懶的舉起手;如同惡魔的男人,幻影般一躍而起,彷如消失在虛空中,不見身影;在怪物們交戰中,只有彼此,沒有人類容身的餘地。

非人的戰鬥。

連苟延殘喘、跪地求饒的時間都沒有,他顫抖著,我也是,心跳彷彿跨越了身體,從我這裡傳到他那裡,再從他那裡傳到我的心中。然後有個什麼劃過了空氣,難以承受的疼痛在神經終端炸開,血是從哪裡出來的,已經沒有餘力思考,一切都沒有意義,無人知曉,連死亡都是,這就是我的一生,也是他的一生。好希望為他死,卻連這點都做不到。



毫無意義,就是我這一生哪




吶,可不可以說一次真心的我愛你?

一直都沒有假過。

啊?

一直都沒有假過。

你啊...說謊會下地獄喔。

你會陪著我吧....

嗯。

他閉上了眼睛,含著淡淡的笑意,然後我也是。

 


 





題外:首先感謝小靜幫忙指出盲點,這篇梗是主角和路人的對調,不知道那種無奈的心情有沒有寫出來呢?話說我一篇讀書心得寫了2800字,寫起小說連千字都不到是怎樣(哭著跑走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