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天使
慈青輕輕的撫去離落的淚珠:「少爺不要與醫生有太多瓜葛才好!先生也是為了您才這麼說的…」

「慈青,我不喜歡你這麼說。」離落低著頭。

「少爺…我提醒過您很多次了…」

「那個醫生不是普通人,更不是什麼妙手回春、懸壺濟世的傢伙,他是從比少爺所知道的下流階層中,還要更低賤的地方來的!那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乾淨的!通通都比虐殺者還殘暴,強暴犯還無恥…看到那樣的傢伙自以為是裝模作樣的治療您…我就覺得噁心,您流的是『陷落』裡最高貴的血統啊!…我實在…」啪…離落,用雙手輕拍慈青的臉頰,就維持這個姿勢,溫柔給予慈青微笑,還有微微紅腫的雙眼。

「噓…」離落將食指輕碰在慈青的嘴唇上,過了一會。

「慈青,憎恨別人,是比被憎恨者還要糟的事喔!」離落的臉上堆滿笑容,慈青驚訝的看著自己所服侍的兄弟們,為何會有這樣大的差別呢?這種差別到底是哪個環節錯了呢?

◎鬧區
擁擠而敗破舊式公寓的一角,在斑駁牆壁上塗滿醒目的螢光粉紅,有個名聞遐邇,只要有銀子所有的貨色任人挑選,所有的人兒憑君處置,把骨髓都吸乾的娼寮-『豔』。

堵在門口的保鑣,以高人一等的態度審視著蓮。蓮微笑的望著他們。

「這裡不是你這種人來探險的地方!識相的話他媽的快滾!」

「我只是來拿東西的」這個人的笑容藏有很多意義,你永遠不懂,那是殺人前的奏鳴還是嘲諷人間的一彎,而在這幾位看門犬的面前,蓮只不過是不聞世事的中產階級,不小心進入萬惡叢林的小白兔。

「小哥,這裡不是讓你這種小白臉玩的喔!」

碰!厚重的鐵門彈開。

「幹他媽的在吵什麼!?」一個粗魯的聲音,從門板後爆開。在這裡要能呼風喚雨看來中氣十足也是必須的。

「大…大哥…有人來鬧場…」剛才樣貌很大尾的保鑣們現在也龜縮的像隻小貓,從喉嚨裡小小聲的說話。

「幹!醫生!大姐是說幾遍叫你別從大門進來!」壯漢,極為不高興地看著蓮。如果知道蓮的職業者,多半是帶著厭惡的恐懼。

這下子換成剛剛的嘍囉們驚嚇了,『大姐』的客人,只有在底層社會能輕易取下他人生命的魔鬼,一向如此。那麼眼前這個慘綠青年也…

身為娼妓保護者的壯漢,知道他來此的目的,只能深惡痛覺的看待蓮。也許是因為他還不知道蓮兇殘的一面,資訊只有一半,在『陷落』下層社會裡是相當危險的事情。

蓮聳聳肩,微笑,進入。被檔在門口外的人們,誕生了新的八卦與謠言流竄。

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也掩蓋不了的性騷味,直接衝撞每個得以入的的貴客,蓮禮貌性的閃開,那一隻隻對他伸出的手,一個身上滿是刺青與金屬環,不知道是男是女的美麗少年,低下的為蓮掀開最深處的黑色布幔

美艷而氣質高雅的婦人,坐在與四周環境衝突的昂貴沙發裡。

「醫生,等你好久囉!好久沒來給我賺了呢?要不要留下來住幾天?」

「上次你綁的還不夠啊?」蓮微笑的遞給女人信封,上面有隻構圖複雜的的紫色蝴蝶。

「唉…不要做這種事了,有一天會遭天譴的!來我店裡當招牌啦!你這人唯一優點不就只剩臉而已?」女人笑著收下。

「我要是真的來應徵了你敢收嗎?」

「不敢。」女子毫不猶豫的說

「孩子們都還好嗎?」

「好到熟透了要你來摘呢!」

蓮微笑了,自己走向那個專屬於他的房間,在『艷』裡也只有個位數的頂級VIP能擁有專門套房,以供富豪們各種私密下流殘忍的玩法。

「呼…」總算是解決了,望著蓮高瘦的背影,她瞇著眼睛笑了起來。就算是在那群是間難得的有錢變態中,蓮做的事也是世間少有的令人髮指。

「耶!好俊美的人啊,要多少錢啊?」一個卑鄙的臉冒出來,跟剛剛消失的蓮美麗的身影,有著次元與次元間的差距。

「色情狂!有本事就玩啊,你知道他是來幹嘛的嗎?」女人用不屑的語氣說。

「嗯?蕾姐,別說的那麼無情嘛!老子好歹也是上面的荷包和下面的袋子都給你這大名鼎鼎的『艷』榨著一乾二淨呢!透露點美人的消息給我吧!嘿嘿嘿…」男人舔著舌頭說。

「下流!人家可是貴客呢!跟你這擠點汁就爽的歪歪叫的澳客大大不同,人家幹的事可很驚人喔!」女子纖細的手撿出信封裡的薄紙。

「是指這張面額大的嚇人的票子很驚人嗎!」男子笑的肥肉亂顫。

「也許吧!總之對我來說是筆很好的生意喔!」女子對著支票吻上唇印。

◎門扉之後
那是個異常潔白的房間,位於房間中央像是手術檯的床上,躺著一個像人形娃娃一樣動也不動的蒼白男孩,身上僅僅只蓋件薄毯。

蓮套上手套,拉上作業服的拉鍊,走近床邊,掀開那遮蔽的博毯,赤裸而嬌弱的身軀,隨著安詳的呼吸的上下起伏,柔軟的棕黃細髮,隨著薄汗伏貼著臉頰,接連的是纖長的睫毛,緊閉的雙眼可以想見的是,那一定是雙澄澈的眼睛,果然又是個美麗非凡的孩子。

蕾從不做誘拐或綁架的事情,反正再下層社會裡,孤兒院、私娼寮、貧民窟、警察局、工廠…都會源源不絕的提供這類素材,幾乎是讓人有用之不盡取之不竭的錯覺呢!那這個孩子又怎樣如何的出身呢?

「如果下次仍不幸轉身為人,至少投身到好人家去吧。」蓮輕吻了男孩的額頭。

然後,他舉起手術刀,毫不猶豫在那稚嫩的身軀留下深深的血痕,男孩的眼角流下淚水,反射性的抖動著,雖然沒有事先麻醉,但男孩沒有尖叫也沒有醒來,因為他並沒有心理反應的能力,畢竟經過『前置作業』,男孩已等同腦死。

當蓮用精湛的刀法沒有多餘的,讓胸前洞口開的夠大時,蓮小心的用擴張器撐開男孩的胸腔,這時可以清楚的看到人體的運行,蓮在那溫暖的血肉中,小心的切割出心臟,放入保存箱中,即使失去這樣珍貴的器官男孩也只是眉頭一緊,僅在那時蓮腦海中浮現離落嬌小的身影,的確是很相似的孩子呢!

雖然,一個是接受移植的病弱少爺,一個是培植內臟的健康肉人。

新的心臟準備好了喔!我親愛的少爺。蓮舔了舔手套上黏稠的鮮紅。

離落啊!世間僅有的天使…

無論心靈何純潔,身體卻上癮了,嗜血的渴求著新祭品,來自陌生男孩的各種肉塊,離落的身體會腐蝕新器官,所以一段時間就須汰換一次,血液、心臟、胰臟、肝臟、腎臟、骨髓…全身都是這樣拼湊出來的,像是吸血鬼一樣,不論是任何種類的臟器,那淫蕩的肉體都毫無排斥的吃進去,消化腐蝕,然後再要求新的一份。

這是離落活下去的秘密。

會找蓮這樣出身於『薔薇科學團-黑色醫學會』的主治醫生,也是因為無論離落再可愛,S企業提供再優渥的條件,都沒有任何還有一絲絲良心的醫生,願意這樣週而復始的屠殺那些稚弱生命。

至於蓮為什麼會答應,除了一面殺人一面救人很符合自己的惡趣味外,離落的身體也充滿前所未見的奧秘,這讓蓮研究者的部份興奮不已。

而實際與這位小病人見面之後,那理由就指向唯一一個,『離落』很可愛,可愛的讓人愛不釋手。蓮再度微笑了。

離落如果出身在一般家庭,恐怕連長大的權利都沒有,不過那位小朋友生在那高塔上的帝王家族,正如同這城市的規則一樣,有錢有權什麼都得的到,連生命也一樣。

這般說來,那個家族的每個人不管有意還無意,都充滿血腥與罪惡呢。

離落如果知道己的生命是怎麼延續的,而他所信任的醫生,實際上又再做什麼事情的話,他會怎麼做呢?

大概什麼也做不了吧。

就連死亡的權利,只要名昂沒點頭,連那種自由都沒有。

這樣說起來,這些孩子中最可憐的或許是那閣樓中的天使吧?

『碰!』門被開啟了,女人從身後走來,蓮於是停止思考。

「基本上啊,我還是討厭這生意,一個兩個孩子就算了,可你做的似乎是永無止境的屠殺呢!」望著胸腔咖了個大洞的血紅屍體,女子皺眉說。

「大姐啊!你不會打算跟我加錢了吧?我已經出得比行價還高了呢!再加我就要換人了。」蓮一邊脫下手術服一邊對女子說,還有無奈的笑容。

「由美人解剖美少年,真是惡劣的肥皂劇!我說你是薔科的黑醫,不能用生化人體嗎?那種東西你們組織多的是吧?」

「有用普通人類的需要啊!不過詳細情形不可透漏,這是基本職業道德。」蓮裝模作樣的說。

「哼!職業道德!?偶爾也想想懸壺濟世的醫德吧!如果不是你救過我一命,老娘死也不接這檔骯髒事!」

「醫德?我一直有再救人啊!再說需要濟世救人的善良醫生的病人,怎樣也不會來找『黑醫』吧?說我,救過大姐,是指變性手術那事嗎?」蓮用俏皮的語氣反問。

「去你的!跟你說正經的你給我開玩笑!東西拿好了快滾吧!這次只有心臟就好了嗎?那其他能用的器官幫我順便處理一下啦!上次沒盯你,隔太久東西都不能賣了!浪費的要死。」女人用秤斤論兩的眼神比著手術檯。

「唉…好…我馬上幫你『料理』,大姐真的個精明生意人啊!你剛剛不是才罵我沒道德嗎?」蓮一邊囋嘆一邊露出苦笑,然後重新穿上手術服。

「老娘告訴你一件事,人的價值啊,只有活著時才存在!死了跟超市的豬肉也沒兩樣了!所以醫生不管發生什麼事,你都給我不知羞恥的茍活下去!」女子正色的這麼說。

蓮回以一個無奈的笑容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宅日常生活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