妾髮初覆額,折花門前劇。 郎騎竹馬來,遶床弄青梅。
同居長干里,兩小無嫌猜。 十四為君婦,羞顏未嘗開。
低頭向暗壁,千喚不一回。 十五始展眉,願同塵與灰。
常存抱柱信,豈上望夫臺。 十六君遠行,瞿塘灩澦堆。

五月不可觸,猿聲天上哀。 門前遲行跡,一一生綠苔。
苔深不能掃,落葉秋風早。 八月蝴蝶黃,雙飛西園草。
感此傷妾心,坐愁紅顏老。 早晚下三巴,預將書報家。

相迎不道遠,直至長風沙。

長干行 李白)



女人出現在他家,他攬著她的腰,臉頰在耳鬢廝磨著,另一手不規矩的往洋裝裡掏。女人如沐春風的樣子,如果知道她是這個月的第三個女人時,女人還會有這樣的表情嗎?不!說不定那女人和他是一類的人,以風流為娛,想必有了婚約後,他也記住別去不沾染純情女子了。


是不是因為一夜春宵,所以睡晚了呢?他形色匆匆的批上襯衫,整理儀容,女子幫他繫好領帶,十指相勾,又是一陣熱吻,即使如此親密,這女人卻再沒進過這房間。

接著這兩天,他都是一個人回家,抽根菸,隨意解下西裝,穿著內衣四角褲,開了罐啤酒,躺在沙發上胡亂轉著電視,似乎心煩意亂的,關上電視,他打開窗戶,任由晚風吹入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他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,是否是覺得寂寞?不是女人也總叫一些朋友陪著。

今天來的那位,是他早前訂下的未婚妻,高傲的不可一世,她確實有驕傲的本錢,嬌俏的臉龐,曼妙的身材,顯赫的家世,是他得意萬分的戰果,他溫柔的褪下她的外衣,她推開了他,向是被什麼引去注意,走向窗戶,指指外面,他拉她入懷,一把將窗簾拉上。

不久,窗簾再次打開,女人已經不見,他揭開紗窗,雙手撐住窗欄向外探出頭,掃視窗外的景物,然後,他....




終於與我四目相交。

啊啊....我心愛的男人,正在望著我,讓我心悸動不已,自從他與我分手.....或說是拋棄更為恰當,為了治療那挖心刺骨的疼痛,我就尋了這處顛起腳就能清楚望向他公寓客廳的房間,日日夜夜的望著他的一舉一動,只是這樣我就滿足了。

在他發現我後,似乎馬上就察覺我是誰。只有我對他有這般情意,他離開了公寓,我歡喜的感受著他逐漸接近我的腳步聲,來吧...來吧....我的門是一直為他而開的.....




『咖咭!』

他開了門,一臉怒意的出現在我面前。


我轉身,盡量露出微笑。



    
吊
  

卻只得他驚慌失措的哀號。

想要講些話安撫他,可惜舌頭僵硬的不聽使喚,只能發出些嗚嗚咽咽的聲音,搖晃著搖晃著,繩子斷掉了,跌落到地面,我有些艱難的爬向他,伸長了手臂想要摸摸他....他卻連滾帶爬的想要逃跑...

呵呵呵呵.....我才不會再讓你離開我,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。




門關上了,永遠的。
 







阿彌碎碎念
情節很像某都市傳說的反面視點,我的重點其實是前面女主一直望著男主,後面見鬼這段反而不重要,只是想解釋發生什麼事,隱筆太多,好像都不好發現真相,但通通寫出來,又好像少了察覺事實時的驚悚,總之都怪我文筆不好啦XDDD~~~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