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知道搶位置遊戲吧?以各種規則篩選,讓參加者去爭取比人數稀少的座位,一輪一輪的進行之後,只有運氣最好反應最靈敏,可以說唯有神寵愛之人,優秀之人,才能安穩的坐在椅上。

在這個人口過多資源被浪費的社會中,因為過於溫柔仁慈毫無篩選的環境,進化治怠不前,漸漸的走向沉淪,想想看大規模的換位置遊戲,也許能將這一灘死水重新注入新生。況且世界也到了不得不開始選擇的時刻。

迷人幻惑似是而非的說詞,微乎其微的可能性,於是實驗被通過,雖然加上許多附加條文,且隱蔽的不為人知,但確實的開始進行了。
top
一個尋常可見的班級,不太壞不太好,成員分布在14歲上下,午餐時間的教室內,是能判斷這個群體地位高低的時候,中心主流人物圍在一起笑鬧,中產階級各自成群的享用午餐,下層階層也形成自己的陰暗聚落,然後...不容於任何團體,突兀的存在,這個對他們來說向凌遲的時間異常緩慢,忍受孤獨與嘲笑的目光,還必須要害怕隨時來到的攻擊,這個班級中的那位,周圍飄著酸氣、汗臭的內向胖男孩,他的綽號叫做神豬。


坐在教室的另一端,桌前放著小巧飯盒的米醬,與神豬是完全不同等級的生物。

米醬有著平凡的可愛,是個與被欺負絕緣的女孩,米醬此時正看著好友遞來的單子,那上面大標題寫著【誰該離開班上】,下面是每個人的姓名和座號,在神豬的空格畫上了數個正字,也有幾個班上不受歡迎的人物空格上有幾條線,米醬的空格不意外的沒有任何人選擇她。

「這是在幹嘛?」米醬略微皺眉。

「大概是阿潘那群人在玩什麼遊戲吧?]喬子邊說邊在班上她最討厭的女生-那個總是面無表情的石雕人,旁邊畫上一痕,喬子想這跟以往一樣只是個有趣的玩笑吧?

米醬並沒有下筆,喬子聳聳肩,把那張紙傳走了 。最後單子傳到一群男生手中,他們笑著走到神豬身邊,把單子丟到神豬桌上。

「你看!大家都希望你快滾!」

神豬只是低著頭喃喃自語,這男孩太習慣這些事了,對他而言不舒服但不是最糟的一次,自然也沒必要有什反應,只是他沒料到今天是個不一樣的日子。

突然教室的後門打開,那個總是被大家看不起的年輕班導走進來,抽走單子,米醬感到有什麼不對,平常面對學生不知所措的班導,現在非常的有氣勢非常愉快,彷彿換了一個人般....

神豬略為期盼導師能幫他伸張正義,露出作做的可憐兮兮表情,畢竟他被欺負的鐵證就在眼前,身為導師應該...但班導的反應出乎意料...「你們都寫完了?」班導看著單子,輕點上面的數字,就好像這單子是他發的一樣。

「喂!不好意思,是他,不需要他了。」班導指著神豬,對著教室外大聲喊到,應聲從門外衝進來兩個帶防毒面具穿黑色防護服的壯漢,走近神豬,遠遠意料之外的發展,讓神豬發出害怕的呻吟,像女生一般的尖細,然後那兩個大人把神豬套上黑色頭套,拖了出去,不顧他的掙扎。

碰!大門被重重關上,隨即,神豬的哀號嘎然而止。

整個教室先是靜默,然後吵雜,幾個女生發尖叫,剛剛不在的人,衝上前查看發生什麼事的人,通通被被趕回教室,跟在那些同學後面的,是七個同樣戴面具穿防護衣的怪人,魚貫進入教室,四個持槍站在教室的四個角落,班導走上講台,三人人持警棍站在老師身旁,然後剛剛把神豬拖出去的兩人,關上門上鎖,回來站在教室中間。

「回自己的位置上!安靜!不要講話!!」班導拍著桌子,有兩個男生站起來還沒有離開位置,就被持警棍的防護衣男毆打,鼻青臉腫的被丟回座位上,尖叫的女生也被甩了巴掌,嘴角滲出了血滴,全班都噤聲了,恐怖氣氛瀰漫在這個空間裡,困惑不解。

「大家知道我們國家乃至世界已經出現存亡危機,有一些我們太過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將會有所改變,新的制度也將會配套實施,大家或許現在覺得驚慌,但是不要擔心,我們班只是被選為新規則的實驗組,不久這個方式將會推行全國,男女老幼都有可能面對,連老師也是,你們只是提早經歷而已!

我們遲早都要習慣,人類不是理所當然就能活者、佔有資源,為了讓文明不至於崩潰,我們被迫選擇一些人被淘汰,也許聽起來很殘酷,但大家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。」班導向背誦課文一樣,沒有語調起伏的演說這段台詞。

「不用太緊張,就當成是在玩大風吹一樣,讓沒有位置的人離開而已

現在每人都有一疊投票單,每次投票選出一人出場,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,遊戲結束。過程中任何人不得因任何理由出教室,想上廁所的,忍不住就去垃圾桶解決吧!」

在順利投票前,發生了很多事,有人掙扎,有人哭鬧,更多人拒絕合作向外求援,面對這些狀況的處理方法,施加多少暴力,或灌輸多少希望,都是寶貴的經驗,在這個實驗正式推行之前,這些反應都是珍貴的數據,把一個班級當成實驗組,真是太正確了,他們就如同社會的縮影。

總之把進行實驗的困難點略過,投票開始了。

沒有朋友不受歡迎的人先被拉出場,然後陰暗的那群人、這個班級的領頭羊們互相攻防,陸陸續續被守衛拖出去,最後是中間階級,自然這些過程都有值得留下紀錄的部分,只不過,那其實是一遍又一遍得相同場景而已,與其注目那邊,不如直接揭曉結局吧?

從開始投票已經過了很久了,倒數四人時唯一的男孩英勇的自願被選擇,於是原先有18男17女的教室,只剩下三名少女。

分別是從頭到尾沒有投票的米醬,幾乎每一票都投給石雕人的喬子,以及跌破眾人眼鏡,在班上並不太受歡迎的石雕人也在其中。

「我們是朋友吧?你不可能投給我是吧?」數十次的投票,有幾次幾乎成為被選中的人,早讓喬子精神在崩潰邊緣。

米醬眼睛都哭腫了,幾乎每個同學被迫離開教時她都會掉下淚,再繼續哭下去恐怕連血都會流出來吧?面對喬子的提問,米醬一個勁的搖著頭。

結果揭曉,喬子1票,石雕人1票,米醬0票。

「她投我!你看她投我!你不幫我嗎?投給她啊!只剩我們兩個的話,就不能選了,我們會一起得救!」喬子怒吼。

但連續了四五次,都是相同的結果,喬子1票,石雕人1票,米醬0票,對米醬來說選擇誰都像殺人一般,她無法下筆。

「裝什麼聖女啊!你啊!賤人!!不選她,我等下就投你!」喬子對米醬破口大罵,在生存意志前友情早已蕩然無存,石雕人亦也望著米醬。

然後....喬子0票,石雕人2票,米醬0票。

「你一定要活下來知道嗎?」在自己的格子上畫下記號的石雕人,望著米醬語氣平靜的說著,她理理襯衫,順平裙子,在那兩個守衛接近前就自己站起來往門口走去。

到底門外會發生什麼事呢?剿首?割喉?勒死?電擊?毒殺?教室外安靜無聲,不管怎樣,已經有32個同學經歷一樣的事了,石雕人雖然因為不擅自我表達被取了這難聽的錯號,但她是有心也會擔心受怕,也想要活下來,自己做了選擇後,心情異常的平靜,至少她解脫了,比起被留在教室中間那兩人,依然在地獄之中,自己還是強過一些的不是嗎?她默默的幫米醬祈禱。

米醬、喬子,最後的這兩人,直到昨天都還要每晚講個一兩小時的電話,每堂下課都膩在一起,看相同的小說,聽相同的音樂,喜歡相同的明星....那些已經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喬子怒視著米醬餘怒未平,她氣米醬不挺自己。喬子深呼吸,試圖平靜下來,只剩自己和米醬了,如果米醬繼續不投的話,自己那票投給米醬,那喬子就會成為勝利者,一種接近恍惚的感覺襲遍全身,讓喬子感到飄飄然,喬子甚至有點希望快點開始投票。

「我很意外最後剩下的是你們....」班導看著她們倆,發下上面只有兩個格子的票單。

喬子迅速的在米醬的格子旁畫上記號,交給了班導,『活下來的會是我』這個念頭讓喬子感到舒暢、快樂...但此時....米醬提筆了,在最後的最後,她居然提筆了!米醬在紙上畫上她第一個記號....

喬子不敢相信,她有強烈遭受背叛的感覺,活像被米醬當臉痛毆,如果現在給她一把刀子,喬子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殺了米醬吧?這不是喬子的錯,經歷了30多次的生死存亡,沒有人還會像原本的自己。

「賤人!你這個賤人!你怎麼可以這樣做!可惡,你才是壞人,壞人啊你!你會有報應!」喬子又是詛咒又是怒罵,跳起來要撲上米醬,被守衛拉住。

沒關係沒關係,票數會是1比1,還有機會還有機會,喬子努力壓制自己的怒氣。

班導把兩張投票單向內折起,「在我看你們的答案之前,先宣布一件事情,因為只剩下兩人,所以要加權計入之前的空白票,傅喬瑜你每次都投了票。你的票依然代表一張票,謝曉妮從頭到尾都沒投票,你的這張票有35票的價值,也就是最後的結果,會是你的這張票決定。」

喬子聽完簡直眼前一黑,呼吸困難,太過分了,太過分了...為什麼,為什麼那女的運氣這麼好,為什麼!明明自己拋棄自尊拋棄一切戰鬥到現在,卻輸給那個一開始就放棄裝柔弱的賤女人,太過分了!真的太過分了。比起喬子的絕望,米醬嘴角拉出一抹微笑,她對著喬子露出笑容,喬子覺得,自己是死是活都無所謂了,她只想現在去把那個自己曾經的好友撕碎。

班導打開選票,停了幾秒宣布:「謝曉妮,出去!」

喬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米醬的那一票是畫在自己的空格旁,喬子呆然的看著她,米醬上前抱住喬子留著淚說:「你要代替大家好好活著。」喬子哭了出來。

但守衛沒有被這真摯的友情所感動,他們粗暴的扳開兩人,喬子被按在座位,米醬被跩在地上,警棍一棍一棍落在米醬身上,打到米醬奄奄一息,被套上頭套,守衛一人抓著腋下,一人抱住大腿抬了出去,比對其他人都還粗魯,就好像米醬的擁抱增加了他們的麻煩一樣。



遊戲到這裡終於結束了。




喬子攤在椅子上,沒有勝利的喜悅,她感到全身上下都被掏空了。

不認識的西裝筆挺中年男人走進來,親切的對班導握手,拍拍班導的肩膀,班導露出諂媚的笑容,男人轉頭望向喬子,是一張十分和藹的長相,他清清喉嚨:「傅喬瑜小姐,本局在此宣布。

經過漫長的過程,

如今只有您站在這裡。

敝人僅代表本局至上最深的遺憾。

您被留下來了,也代表,您失敗了。

活下去的名額,您一次都沒有被挑選到。

因此您將不再有一切權利,包含自由及生存權,從今天起您將不再被視為人類。」男人用十分遺憾的語氣說。

喬子突然大笑起來,笑聲如同哀嚎。

「真的很遺憾,您擁有34次的機會搶到回歸社會的位置,就像您其他同學一樣。]

守衛從左右兩邊湧上壓制喬子,「哈哈哈哈哈......騙人!騙人!!騙人!我不要,放開我放開我!]笑聲轉為淒厲的哭喊。守衛從手臂刺入鎮定劑,喬子的哭吼漸漸微弱,最後癱軟在地。

男人安慰似的說:「我保證,我們會用非常人道的方式處理被淘汰者,嚴格篩選、詳實監控、道德撲殺是本局致力的目標。」







阿彌的碎碎念
我保證在下筆之前的構想,跟最後寫出來的東西完全不同(倒),原本是打算寫被投票選中的人,會被比原本優秀許多的人替代位置,最後整個班級都被換掉,像是都市傳說般的故事,怎料最後變成醬子(掩)另外其實強迫學生投票那邊,本來有寫些暴力情節(阿彌最愛這個了),但最後覺得太像某名作而全部刪掉。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