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嘗試推理小說,怎麼看都有很多誇張的不合理處,請大家大錯小錯開無視,溫柔看著它吧XDDD~當然要鞭也歡迎全力痛打啦QAQ 
top.jpg

<第一節 所以事件發生了>

負責偵訊的麥艾維感到萬分不暢快,應該是很簡單的案件,"古怪的暢銷作家中毒死亡,最大嫌疑人是與作家同居的男妓"。如此只要那名男妓認罪,再讓報紙喧騰幾天,就算結束了,應該是這樣啊....

嫌疑人就坐在麥艾維對面,那是名亞裔的男孩,看起來16、7歲,不過亞洲人看起來總是比實際年齡幼小,就算說他已20多歲麥艾維也不會吃驚,少年從被帶回來到現在,無論怎樣威脅利誘甚至動用私刑,就是不肯吐出半個字,不要說問案了,連身家背景都不清不楚。到現在只能從其它關係人口中知道他被稱為陳,這到底是真名或是假名也不得而知。

陳略長的劉海幾乎蓋至眼睛,像是把光明吸進去一樣深色黑髮,身材嬌小,跟女孩一樣的的窄肩,眼睛大而無神,皮膚異常的白皙,在鎖骨上刺著一對小小的翅膀,手腕內側則是玫瑰藤蔓,刺青所在的位置都是製作時會非常疼痛的部位,從內到外都只能用詭異來形容的存在。

平常的麥艾維應該會同情這位來自異國弱不禁風的少年,但是陳自內底散發出來的毒素,明明沒有真正的氣味,卻讓麥艾維覺得腥臭不已,他覺得陳就像寵物店那些爬蟲類怪物的同類。

死者法拉歐.路奇.戴德今年56歲,離過三次婚,和第一任配偶生了唯一的獨子,31歲的大衛。

法拉歐英俊挺拔,歲月只加深他的深沉,產生不怒而威的氣勢,身為作家,在愛好者間有吸血鬼伯爵之稱,為何會是吸血鬼呢?如了貴族般的外表外,法拉歐又以異端小說聞名於世,內容充滿對美少年的迷戀和虐殺,麥艾維曾經翻過幾頁覺得內容荒誕,用詞又艱澀,難以想像會在青少年間大受歡迎,不過不管麥艾維怎麼想,現實就是作家因此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,法拉歐卻在最受歡迎的時期封筆了。

閃電退出文壇是在兩年前,根據法拉歐兒女的證言,那也是陳出現在法拉歐身邊的時候。

法拉歐與陳隱居在山上的古堡,身邊只留下長年服侍在身邊管家羅伯特,兩名女傭、一名園丁、一名廚師還有一位司機兼雜役,法拉歐住進這間屋子後,就與親友和工作夥伴少有往來,古堡、吸血鬼伯爵與美少年,各種妖異傳說從不間斷,迷戀美少年的作家,帶著如自己筆下作品走出來的蒼白少年,兩年間到底做了什麼事呢?

麥艾維回想著哪些文句是怎樣非人道玩弄賤踏那些倫為玩物的角色,就感到不寒而慄。

從大衛口中,聽得出來他極度厭惡陳,認為是陳迷惑了父親,在最近一次聯絡法拉歐透露會將所有財產與書籍版權留給陳後,大衛怒不可遏,本來打算這一兩天就要回來和父親談判,想不到法拉歐卻中毒死了。

清晨7點,女傭備好早餐進入法拉歐臥室,發現法拉歐倒臥地毯上已無生命跡象,隨即通知羅伯特報警。驗屍的結果,法拉歐死於一種不容易購得的毒藥,並在現場發現一瓶紅酒中餐有此一毒素。

毒發身亡在晚間11點,從毒性推判從服毒到身亡莫約經過兩小時,雖然管家羅伯特會在每天晚上10點去問晚安,當天卻因為身體不適,稍早與法拉歐請假後留在房間休息,法拉歐不喜歡有人打擾,傭人都會盡可能避免與法拉歐有不必要的接觸,因此到女傭發現屍體前沒有人發現法拉歐的死亡,當晚法拉歐房間的進出狀況也無人知曉。

在未被他人灌食的情況下飲下毒酒,原本判定為自殺的可能會很大,但因為法拉歐是名人,檢警也不得慎重以對,死者沒有留下遺書,生前也沒有透露強烈輕生的念頭,且死前有過激烈掙扎,大衛堅持一定是陳下的毒手。如果法拉歐是自殺,那麼法拉歐的遺產想必然提前落入陳的口袋,而如果法拉歐確實對陳侵害行為,構成足夠的殺人動機。

事發之後的調查中,傭人群對陳的來歷似乎不甚了解,更正確的說法是,他們像約好一般對陳的事情三緘其口,於是偵辦停滯不前。而死者的親友居然無人知道陳的來歷,大衛則像要一吐怨氣班喋喋不休講述陳到底是多麼骯髒的存在,這間吸血鬼城堡每個人都不正常,麥艾維下了這個結論。

「你是否對你的同居人法拉歐.路奇.戴德下毒。」至目前為止,全部都是麥艾維的自說自話。

「... ...」依然沉默,從開始到現在接近五小時了,陳一點變化也沒有,面無表情的垂著頭。

「喂!你是不是因為憎恨法拉歐而下毒?可以報復法拉歐,又能拿下大筆錢財!」麥艾維拍著桌子叫囂。

「錢財?什麼錢?」少年抬起頭來,那是字正腔圓毫無口音的本國語言,突如其來的開口使麥艾維感到錯愕。

「大衛.戴德表示,死者在數個月前決定將遺產交給你....」

「不對,我不是說這個,你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?法拉歐老師哪有甚麼遺產。」陳像換個人似的改變了表情,伸著懶腰,瞇著眼打著呵欠。

被這個惹人厭的小鬼輕視了,麥艾維覺得一股熱氣從血管衝出來。「就算你不承認也....」

「警察先生剛剛說的東西,跟我認知的差太多了,所以我不知道怎麼回答。」陳正眼直是麥艾維,居然讓身為警察的麥艾維產生恐懼感。

「什麼?」

「從大前提來說,我為什麼要謀奪法拉歐老師的財產,如果他還有什麼的話,那也本來就是我.的.東.西.

「那是他死後才....」

「我才不是說遺.產,法拉歐老師的一切都是我的。」

「你說什麼....」麥艾維感到狼狽,他無法理解少年再說什麼。

「我沒有殺法拉歐老師,也沒有理由要殺。」陳盯著麥艾維。「你剛剛說我跟老師同居?你是從哪裡聯想我和老師是那種庸俗的關係的?我跟你們這些傢伙果然沒甚麼好說的。」

「你說什麼!你這靠男人胯下過活的小鬼!」

陳瞇著眼看著失言的麥艾維,不溫不怒也不反駁,露出一臉厭倦,再也不多吐出一言半語。

麥艾維這時大概還不知道,這是起手無回的一盤局,被表像所惑的麥艾維下到了死棋。




<第二節 你還需要線索嗎?>

那天偵訊結束,陳就被這個國家最昂貴的律師團隊接走了,從那一刻開始,男妓殺死恩客的劇本完全被推翻,出現一個更加匪夷所思的故事。

陳不但不是可憐的少年,還擁有驚人的身世,陳的父親是局長一聽到名字,立即就要求麥艾維釋放陳的大人物,不只如此,陳名下有多到讓人咋舌的資產,在世界各地資助許多藝術家,在藝文界十分有名,陳的人生只要無所事事的再世界各地遊玩就好。

陳因為原本就喜歡法拉歐的作品,主動與法拉歐開始書信往來,兩人因此有了交情,平凡又正常的友誼,甚至大衛也聽聞過這一號人物,只知道是愛好風雅的有錢人,但是大衛從來不曾聯想到陳就是這個人。

法拉歐揮霍渡日,賺得跟花的一樣快,又毫無理財的頭腦,最後在炒地皮時,因為地價崩盤欠下鉅額債務,是法拉歐將自己最後一分價值都榨乾也還不出來的數字,險些就被債主動手,這時後跳出來的救星是陳,陳承擔了法拉歐的債務,並資助法拉歐維持原本的生活水平,唯一的要求只有在陳以三個月一次為周期來訪,為他講解法拉歐擅長的修辭學,陳如此大手筆資助的藝術家也不只是法拉歐,對陳而言法拉歐只是無足輕重偶一為之的消遣。

吸血鬼伯爵的假面具被殘酷的拆開,那裏面只有一個落魄中年而已。陳不是法拉歐的男寵,反而是法拉歐是陳的昂貴收藏,只要陳斷絕援助,法拉歐隨時會流落街頭。

法拉歐與陳只有三個月見一次面,每次也僅有幾天,事發當天,陳下午4點才剛從機場入境,不像往常由司機接送,這次法拉歐特別親自去接他,事前還特別請廚師準備了餐點帶在身上,似乎比平常更特意要討好陳,有監視器證明陳確實坐上了法拉歐的車子。

但最後法拉歐卻單獨返家,且臉色十分凝重,當時時間是晚間8點,陳則在晚上11點才自行包車來到宅邸,並以時差睡不著為由,與女庸薇拉聊天到清晨,直到薇拉去幫法拉歐送早餐,推斷法拉歐飲下毒酒是晚上9點至10點間的事情,換言之陳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。

他殺的可能性越來越低,而自殺說又出現關鍵證據,法拉歐在事發前三四個月曾託人尋找那種毒藥,所以是法拉歐自行購入毒藥。購毒之前法拉歐曾與大衛因財產問題發生激烈爭吵(當時陳不在城堡中),這是不是讓法拉歐有輕生念頭的理由不得而知。

回到事發當天,究竟在法拉歐的車上,陳和法拉歐談了什麼,是否是讓法拉歐尋死的最後一根稻草呢?最可疑的是陳似乎早預測了法拉歐之死,刻意讓自己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,麥艾維覺得,陳一定隱瞞了某種真相,一定有什麼被炫目的外皮所隱藏,陳和大衛各自帶出兩種完全相反的故事版本,兩者一定交集了什麼,但案件卻落幕了,麥艾維非常不甘心。


top.jpg

<第三節 如果真相是必須存在的>

法拉歐以自殺作結後,陳回到宅邸,離事件已經是個兩個多月後,宅子裡的傭人只剩下管家羅伯特,也許是羅伯特事先打點過,這裡舒適如昔,羅伯特以端正的姿勢為陳端上紅茶,陳用不是那麼正經的姿勢,閒適的攤倒在沙發上,猶如往常一樣讓四周散發著異樣的氣息,像是一尊人偶被隨意陳列在這間房子中的一角。

「羅伯特先生,您覺得法拉歐老師真的是自殺的嗎?」陳狀似無聊的以銀匙攪著紅茶,懶懶的說道。

「請恕在下無禮,以老爺和先生的興趣而言,難道這不是一場遊戲嗎?」

「所以羅伯特先生認為,這是我和法拉歐老師一起創造的華麗之死嗎?」陳撐著頭,那如同亡者般的深邃黑眸,似乎瞬間閃亮起來,他望著老管家,嘴角彎起,拉出一抹微笑。

「正確來說,兇手是先生吧?老爺是絕對不會自殺的人。」

「喔?那我是怎麼殺了老師的呢?」

「在下沒有那樣的智慧可以明白。」

「呵呵....」陳樂不可支的笑起來。「哎呀....你已經認定兇手是我了嗎?既然跟我是共犯關係,我就跟你分享一些所謂的真相吧。」

「共犯是在下嗎?」

「如果我可以稱為兇手,那你就是共犯了。」

「願聞其詳。」

「你覺得法拉歐是怎麼看待我的呢?」

「忘年之交或是...」

「錯了喔,從我以金主的身分出現後時,法拉歐就十分憎恨我,他根本無法忍受被小鬼當成寵物般眷養,又為了生活不得不卑躬屈膝,那種忿恨經年累月逐漸發酵成了殺意。真可惜....我確實欣賞他的才華,也想多從他那邊學習許多東西。」

「這真是令人意外,我以為老爺是十分喜歡您的。」

「不要被騙了,喜歡男色的人,會快快樂樂的結三次婚嗎?你可曾發現法拉歐真的跟哪個小男孩搞在一起過嗎?喜歡美少年什麼的,只不過是法拉歐的賣點而已,他非常享受吸血鬼伯爵的名聲。」

「噢....確實如此。」

「再說就大衛再怎麼蠢,也不可能把金主聽成男寵,還有什麼遺產繼承人。唯一的理由是,法拉歐為了吸血鬼伯爵的自尊,對所有的親友都隱瞞我的來歷,於是我在他們眼中就化身養在城堡中的禁臠,所以他才一個人獨居,讓現實隱藏在這間城堡裡,只有你們這些傭人知道真相,你知道讓他爆發的原因是什麼嗎?」

羅伯特搖頭。

「他和他兒子不是吵架了嗎?大衛大概打算跟我當面談判吧?法拉歐因而驚慌失措慌,享受隱居在城堡的吸血鬼伯爵美名,已經是他唯一僅有的樂趣了,不,甚至可以說是賴以為生的生存目標,法拉歐覺悟到,真相遲早有一天會被發現,幾經思量後,他判斷殺了我是讓謊言變成事實最簡單的方法。」

「在下很難相信,因為這樣就想將您....」

「法拉歐有名在什麼地方?殘殺美少年啊!想必他也妄想著,如果現實生活中他也真的做掉了什麼美少年,靠人施捨苟活的事實變得無足輕重,他還會是傳奇的殘酷吸血鬼,加上法拉歐本來就是對犯罪充滿遐想的傢伙,反正這個國家不是沒有死刑嗎?他殺了我也不需要償命。」

「這只是先生您的揣測而已....」

「你說的沒錯,因為我也是幼稚的可以的傢伙,所以就算是揣測我也不會手軟的,這就是臭味相頭吧?哈哈哈...不過為什麼我會發現呢?如果法拉歐用普通的方法,應該會讓我渾然不覺,法拉歐卻偏偏用了最常在文學作品中奪命的那種東西,在他的世界裡用來謀殺那個是最安全的,畢竟小說中完全犯罪可能性最高的就是那個嘛...」

羅伯特靜靜的聽著。

「可是那藥哪有那麼好弄到手,他花我的錢,想盡辦法在找管道的時候,我馬上就知道了,我叫人假裝什麼黑暗組織拿包砂糖給他,他以為真是毒藥呢。確定他買藥後,我上上次來訪...事發前三個月,我在他藏酒中的一瓶,加了點不太好的東西,不是砂糖,可是真貨喔。」

「老爺遲早會喝到那瓶酒,但老爺果然還是死在先生你幻想出來的故事中啊!沒有證據老爺買毒藥是為了殺您。」

「你也說了,法拉歐絕對不是膽敢自殺的人,那麼那種藥唯一的用途就是殺人其他人了... 法拉歐現在一毛錢都沒有了,那瓶酒王他只捨得在驚慌時喝一杯。我小小的下了注,他下次喝酒就是殺人時....反正就算猜錯,我也不大在意,只不過是那種人的一條命而已。」 陳輕啜一口茶,潤了潤唇舌「這麼微小的機率居然讓我賭對了,法拉歐來接我時,我一吃他準備的三明治是甜的時候,馬上就假裝中毒發作,他嚇的隨便在公路一角就把我扔了自顧自的逃跑,我甚至不用擔心裝死裝的像不像。」

「難怪那天老爺回來一臉驚嚇...而後您才從容不迫的出現...」

「事情發展順利的驚人,想必以為殺人的他,喝了他的寶貝酒壓驚,接著就回天乏術了....只是讓我有一件事不明白,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要問什麼了。」陳露出像獵人瞄準獵物般的眼神,望向羅伯特。

「我不了解您的意思...」

「那藥量只喝一杯不會瞬間致命,如果你有像平時一樣對法拉歐問晚安的話,應該能馬上急救...但那晚,從不請假的你居然請假了...」陳斜視著羅伯特,愉快的接說下去「到底有沒有請假,只有法拉歐和你知道吧?我猜得沒錯的話,你還是跟平常一樣問晚安了,所以你會看到尚未斷氣甚至痛苦掙扎的法拉歐。為什麼會選擇對服侍十年的主人見死不救呢?還讓你也成為了疑犯之一。」陳伸出食指,指著羅伯特的眉心。

「請原諒在下,在下擅自認為您想殺死法拉歐老爺,遵照主人的一切吩咐,是身為管家的榮譽。」

「什麼時候你的主人已經變成我了?」

「在我的薪資是由先生您支付時,我服侍的主人就已經是您了。」

「呵呵....了不起的忠心啊!」陳開心的拍著手「看來我們以後會相處得很愉快...所以你會繼續接受我的聘僱吧?」

「這是在下最大的榮幸。」羅伯特恭敬的鞠躬。










阿彌的碎碎念
1.呃...那個毒藥我也不知道是什麼(跪)
2.不管是陳的外表還是羅伯特插手,都與謎題無關,純粹只是我的喜好而已(跪)
3.連我都覺得這樣的發展太超現實和御都合主義了,雖然一度試圖合理化,但洞越補越大乾脆就這樣上了(跪) 
4.雖然自稱是推理小說,但從一二段根本猜不到真相啊!(跪)....好吧.....其實這是海龜湯.....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