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文:http://lovetabris.pixnet.net/blog/post/30569178

img1

『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!!!』我內心哀號著。

隨處可見的高一普通男生,沒特色就是最大的特點,因老爸老媽現在外派在西伯利亞工作,有幸高中就過著獨居生活,女朋友歷0年,一直以來沒有女人緣的我,現在對面並排坐著兩位頂級美少女,彼此怒視著。

「那個....」我試圖緩和緊張的氣氛,卻只見她們反將火氣往我這邊丟過來。

「你要選誰!!」只見她們齊聲對我怒吼。

「啊啦啊啦...吃點水果吧?」麗學姐溫柔得打斷我們,端上與其說是水果盤,不如說是水果塔的誇張擺盤,學姐的手藝一直都是這麼好,雖然只大我一歲卻個性成熟容姿端麗,是我家鄰居,受爸媽所託照顧我的日常起居。

我伸手取了片柳丁時,正巧學姐蹲下取物,學姐柔軟的巨乳就這樣打在我的手上,這是何等神聖的一刻!!!我這輩子都不洗手了!!!!

此時兩顆抱枕從對面飛來,正面打中我的臉。

「色狼!!下流!!!」

「啊啦~~~」學姐掩嘴輕笑。

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!!!我平靜的獨居生活回來啊啊啊啊啊!!!!!




事情是這樣發生的:大概是一星期前,我覺得家裡總有個不知哪來的視線,疑神疑鬼下,弄得我總是心神不寧。

但是來打掃的學姐並沒有查覺什麼異狀。

「啊啦...你這孩子,領帶怎麼打成這樣。」學姐放下掃把,迎到面前幫我整理服裝,第一次和學姐貼的這麼近,一股馨香撲鼻而來,就這樣死掉也甘願啊!!!

我才這麼想時,心窩突然來了一陣像被利刃猛戳的刺痛,痛的我彎下腰,莫非這是天譴。

「怎麼了??」學姐擔心的問。

「沒什麼,大概昨天沒睡好。」雖然嘴裡這麼說但那疼痛的是從來都沒有過的。

身體從那時候開始,一直感覺的虛弱疲軟,學姐卻恰巧這幾天沒辦法來看我,一直以我未婚妻自居的鈴同學,自告奮勇的來照顧我。


鈴是玖天集團總裁的獨生女,眼神明亮,身材修長,有一頭俏麗的短髮,染上淡淡的褐色,學姐的美麗是嬌艷,鈴同學則是另一種明麗,但兩人都可說是擁有萬中選一的美貌。

鈴是用命令的方式,擅自跟我許下婚約,完全無視我的抗議,鈴就是這麼樣的女王性格。

雖然說名義上是想照顧我,卻只徒然毀掉我家廚房,被吸塵器追著跑,我癱在沙發上聽著屋子各處傳來破碎的聲音,明確感到我家正逐漸廢墟化,『學姐我好想你啊!!!』當我暗暗叫苦,卻為了不傷鈴的心,吞著呈現黑褐色又甜又苦大約是粥的東西時,鈴指著窗戶外面。

「對面好像有人在看你家耶!」鈴指著窗外夜色。

「咦?」我起身,往外一看,對面公寓似乎隱約有人望著這裡,鈴看起來有點害怕,為了安慰她,我拉下窗簾。

「你看錯了吧?有點晚了你也該回去了。」我故作鎮定的說。

「那好吧....你給我好好休息啊!」鈴恢復女王的風姿。

送走鈴後,我打開窗戶,聚精凝神的望著黑夜,不會錯的....馬路對面的公寓中,有個女孩正看著我。

而且我似乎認是她,那好像是二班的小雅,不久前跟我告白,被鈴狠狠教訓的女孩,印象中嬌小陰沉,手腕總是綁著繃帶的怪人。

我總覺得近來身體的不快,應該和她有什麼關係,所以換了衣服,出了屋子往小雅那走去。我越接近越確定那是小雅,一路走來她面無表情慘慘的望著我,讓我有些害怕,但是有末名的引力,讓我無法停下腳步,終於一路走到門口,門並沒有鎖,一開門......

在沒有燈光的房間中,我看到了穿紅衣上吊的小雅。正悠悠的轉過身來,露出笑容。嚇的我想奪門而出,怎麼狂踢爛敲,門卻始終打不開,我腿軟的跌坐在地。

小雅對我伸出手,笑容燦爛。

我心臟都快停的時候,啪!的一聲,吊著小雅的繩子斷了,小雅以臉正面著地,趴在地上。

呈現趴姿的小雅就這樣一動也不動。一時之間我也不知做何反應才好,才正要站起來。

「嗚嗚....」小雅發出小聲的呻吟。

....該不會是跌的很痛吧?

小雅緩緩坐了起來,掩著鼻子,此時我才仔細看了看小雅,月色映襯下穿著紅色洋裝的少女,白的像雪般的膚色,纖細的四肢,細緻的鎖骨上,繞著一圈繩子,繩子四周泛有嫩嫩的粉紅,手腳比一般女生還要纖小。

她放下手可憐兮兮的望著我,第一次這樣仔細的看小雅,以前的小雅有美成這樣嗎?大大的眼中泛著淚光,細巧的瓜子臉有著精緻的鼻子,粉色的薄唇,一頭烏黑自然的長髮流洩而下...簡直像以月光為食的妖精,讓我不自覺得看呆了。

小雅站起來,擤擤鼻,在下一秒飛撲向我,只覺得她身體冰冷無比。

「終於來找我了,你這個拋棄我的負心漢!!」

「....我們根本沒交往啊!」

「你還不承認!剛開學時你不是給了我定情物嗎?為什麼現在又有未婚妻了!」

「哪來的什麼定情物....我前幾天才第一次跟你講話,突然被你告白我也很吃驚啊。」

「你怎麼能這麼沒有良心!一年前我在校門口摔倒時,你不是扶我起來,還用手帕幫我擦傷口嗎?手帕我一直都留著!」接著小雅自顧自的講了一大串不讓我辯駁的故事,結論是她認為我腳踏兩條船,所以在兩星期前在這裡紅衣上吊,要變成厲鬼永遠跟我在一起。

『就為這種妄想自殺嗎!?』我暗自大驚。

「.......什麼上吊,你現在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?」雖然剛剛進屋子是有嚇到,可是現在我懷中的小雅怎麼看都不像死人,再說為了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理由自殺也太扯了。

「你不相信嗎?只好證明給你看了...」小雅將頭轉到背後,用手一指,我的心臟猛烈的抽痛,而且無法呼吸,當我抽搐著幾乎失去意識時...門被撞開了,一大群西裝墨鏡大叔衝進來,鈴在後面氣勢萬分的登場。

「好哇!!!你竟敢給我偷吃!!!」鈴生氣的指著我和小雅,為什麼她會對小雅的頭獵奇的轉到背後視若無睹,只看到她坐在我懷中這件事呢?女人...真的很可怕。

原來鈴那時見我神色不對,又看了我三更半夜出門就一路尾隨我,見我進門後,門就打不開了,一氣之下找了保鑣來撞門,意外讓我撿回一條小命。

只見小雅和鈴新仇舊恨交織,像是互相要吃了對方,千金小姐和女鬼氣勢互不相讓,一起到我房間談判,加上以為我發生什麼事而趕來的麗學姐,聽完事情經過,就以看好戲的心情留下來,這裡唯一怕鬼的只有我嗎?(泣)

據小雅所說,她已經與地府相關部門申請好,再和我接觸後可以隨時勾我的魂,這是什麼完全不查證的混帳單位啊!!!!!鈴則是馬上找了一打道士仙婆驅鬼人,把我家擠的水洩不通,正摩拳擦掌等鈴一聲令下,打算把小雅打到煙消雲散。

「你要選誰!!」小雅和鈴齊聲對我怒吼。

我不想死,但是讓小雅被打散也於心不忍,選項為什麼這麼少?為什麼我會碰到這種事啊!!!!!!








阿彌的碎碎念
今天上班時突然覺得長干女這篇文,改成萌板好像蠻有趣的,就用刻板的後宮設定做了一番改寫,並不是原文的男主視點喔XD~丟了一堆廢萌要素,希望能讓大家會心一笑XD~


標題禁書字體生成感謝以下網站
http://to-a.ru/ja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