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集:http://lovetabris.pixnet.net/blog/post/29655675
TOP.jpg
校長辦公室現在變得跟體育館一樣廣大,這不是什麼問題,重點是校長變成兩層樓高四顆青蛙頭(左媽糾正是蟾蜍)的巨大怪物,正發出嗚耶嗚耶的呻吟,圓禿的肚子,肥大的四肢,表皮大片大片的疙瘩,不斷冒有垃圾桶臭味的黏汁,飄出陣陣黑煙,就算是最終魔頭也不要這麼像最終魔頭!!!

大蟾蜍怪發現我們後,一面呱呱,像惡犬看到食物般興奮的撲向我們,校長四肢著地像青蛙一樣跳躍前進,與龐大身軀不符,速度連左媽都差點被追上(當然也許是因為他必須管我的死活),每踩一步地板就開一個洞,更狠的校長還會的噴火球,師長要有師長的樣子,遠距離攻擊是犯規的!我沒有左媽靈活,火球好幾次都差點燒到我。

「你要不要乾脆讓我背著比較安全?」左媽看著我燻黑的褲子。

「我還是有自尊心的!大男人讓人揹著跑,我還是去死好了!」

「那我們分開逃,一個人去當誘餌?」

「選項一定要差這麼大嗎!?」我欲哭無淚的說。

左媽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,把我留在角落,一個人往大蟾蜍衝去。

左媽跳到校長身上,快狠準的砍下校長其中半個頭顱,可是卻被另一顆頭伸出的舌頭打掉武器,校長一腳踩在武器上,對左媽噴著火球,左媽試圖引誘蟾蜍離開劍上,但校長不為所動依舊踩著它,定在原地吐出三條利刃一般的長舌頭攻擊左媽,手無寸鐵的左媽陷入苦戰。

我是來這裡幹嘛的?我是來這裡幹嘛的?X!我是來這裡幹嘛的?默念三次後,我抓起我的掃把,衝到校長背後,使盡吃奶的力氣狂打他,不管怎麼說,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狂扁校長,又不會被抓去關的機會,跟他拚啦!很可惜,顯然除了惹惱青蛙校長外,我的攻擊並沒有什麼實質作用。

校長轉身,一掌把我打飛,順勢還送了我顆火球,跌坐在地上的我根本來不及逃,情急之下拿掃把揮開火球,火焰居然就像灰塵一樣被掃掉了,太神奇了!沒想到掃把還蠻威的!校長見第一顆火球消失後,就接二連三的對我吐火,都被我一一掃掉。

「再來啊!再來啊!!」我用揮棒的姿勢握著掃把,得意的嘲笑校長,結果他真的像我猛衝過來了,X!

校長一掌把我壓在地上,我的人生走馬燈都要出來時,校長的三顆頭一個一個掉下來,從校長背後躍出已經拿回武器的左媽,停在我面前,壓低身子,握著劍旋轉一圈,隨著風壓,校長當場腰斬,屍體像是兩座小山,肉塊逐漸溶解成兩灘黑水。

「太...太...太好了...哈哈哈哈...去你的死青蛙!臭青蛙!」我邊笑邊發抖,剛剛的恐懼感和緊張感一下都化成了亢奮。

「一點也不好。」左媽冷冷的說,「...他不是稻草...又錯了。」左媽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「有什麼關係!校長那種傢伙淨化一下也好啦!」我哈哈大笑著。

左媽狠狠的瞪了我,一言不發的往外走,這下換我緊張起來,趕快跟在左媽身後。

「別這樣啦!你要去哪?下一個是誰?」我用諂媚的語氣問,發現我自己的語氣時,稍微陷入自我厭惡中。

「你不要跟來比較好。」看來左媽真的生氣了。

「別這樣我為我剛剛的態度道歉,兩個人比一個人好吧?我剛剛也稍微幫上忙了吧!」我握住左媽的手臂,驚訝於這麼細的東西能切開那跟山一高的怪物。

「不是那個原因,總之你不要來。」左媽甩開我,頭也不回的迅速消失在我眼前。

我傻在原地,無法相信左媽會丟下我,也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要怎麼辦,過了一會,我突然想到左媽話中的意思,除了我是大包袱和剛剛說的話太欠揍外,左媽另一個可能丟下我的原因...

那就是...

拜託!拜託千萬不要是這個...我現在完全明白為什麼不能隨便殺怪。

我發狂的往我們教室衝,剛剛的笨手笨腳都像過眼雲煙,靈敏的連我自己都被嚇到,途中沒有讓任何怪摸到我就回來了。

我踢開教室門板,果然...

下一個目標是小魚!

我都快哭了,不知道跟螃蟹還是蠍子合體的小魚,已經被左媽砍掉一隻手臂,正再怪吼怪叫著。我拿著掃把衝進左媽和小魚之間。

「小魚怎麼可能是稻草!?」我對左媽大吼,作勢要用掃把打他。

「你如果知道她做過什麼,你就不會這樣說了,快讓開!」

「你不是說殺掉黑暗面也等於殺人嗎?小魚跟你無冤無仇啊!」

「曾嘉峰和校長也跟我無冤無仇,如果不快點解決的話,後果會很嚴重!」

「我不管!要試先試其他人,你又不能確小魚是稻草!我不准你傷害小魚!!....

話還未畢,啪擦一聲,一陣劇痛從腹部傳來,我呆然的看著肚子穿出的鐵板,左媽一直強調不要用身體擋怪,我又忘了,小魚用前端是鐮刀的鉗子,狠狠刺穿我,當我痛苦的倒下時,左媽揮劍,小魚看起來像終極戰士(*註)的頭一起掉下來,我無暇思考小魚,灼熱、撕裂,痛徹心扉,還有滿滿的後悔,我不想死!不想死...

我噴出的血,居然就像怪物小魚、曾甘甘、校長一樣是黑色的,與他們不同的,我的血漸漸結成像石頭的黑色固體,疼痛似乎因此稍微紓解,黑色結晶漸漸從腹部蔓延,我覺得我好像逐漸變成一塊石頭...

躺在地上的我,感覺到地板微微的震動,景物好像也開始扭曲....

「對不起,原來陳希瑜真的不是稻草。」左媽頹然的坐在我面前,難過的說「稻草居然是...」

「哈哈哈...原來我有這麼壞啊...」聽到這個結果,意外的不很震驚,如今,不管左媽對我說什麼,我都會全部相信吧?

「進來這裡前,你對誰有強烈殺意嗎?」

「怎麼會…」話都還沒說完我就懂了,天啊!太好笑了,還好意思自稱正義小超人呢,這次我真的非常討厭自己了。

平常我根本也是欺負左媽的人之一,那時候並不是真心想幫左媽出頭,而是前幾天我發現小魚偷吃曾甘甘,我只是利用左媽找曾甘甘碴而已,可是曾甘甘輕視我的態度激怒了我,對呀!要是沒有進來這裡,我應該對曾甘甘動手了,給他去死的那種...跟總是被欺負,卻努力不傷害大家的左媽相比,我真是垃圾。

「你真的很偉大耶!大家對你這麼壞,如果是我在這邊一定把大家殺光!」我還真是死也吐不出象牙。

「我無所謂喔,在這裡所有人都是任我宰殺的怪物,我比較高級才不會和低等動物計較,我只要這樣想就夠了。」左媽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「你跟線上遊戲等級很高,就自以為強的阿宅差不多嘛!」我笑了,因為左媽的笑容,簡直像是給絕症患者安慰的微笑。

「是啊,人本來就不可能那麼光明磊落,誰都一樣,你還想殺你想殺的人嗎?」

「問你喔...小魚是不是劈腿很多人?」

左媽點點頭。

「那就沒差了,我居然為了這麼無聊的理由想殺人,還蠻好笑的... 」黑血結晶逐漸把我全身包覆,就算左媽沒說,我也知道當結晶把我吞沒後,就是我的死期,與其這樣非人的死亡,我覺得還是拜託左媽比較好。「反正都一樣是死,乾脆俐落的解決我,讓現實回來吧!」不管怎樣最後能說出這麼帥氣的發言真是太好了。

左媽哀傷的看著我,我示意他快點動手,左媽舉起他鋼筋劍,在揮下來的瞬間,我依稀聽到他說:「這是最後一次機會,你要…」



之後我陷入一片黑暗,身體重的跟石頭一樣,好像在無盡的墜落中,當我再次睜開眼時,感到劇烈的暈眩,再來我就摔下椅子,我盯著天花板轉來轉去的電風扇,班上吵鬧的聲音,小魚跑來扶我,是正妹小魚,不是蠍子小魚,回到現實了!而且我沒變植物人! 我高興的想哭,又覺得空虛不已。

「你怎麼了?」她擔心的問我,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溫柔的小魚。

我環顧四週,同學們都恢復原樣,甚至曾甘甘那群人還圍著左媽,所以剛剛那些全部是白日夢嗎?我摸著剛剛被小魚刺穿的肚皮,沒有任何傷口,回想剛剛疼痛的感覺,起了雞皮疙瘩,那個痛實在太真實了。

曾甘甘對跌倒的我,做出一個"白癡"的嘴型,然後像是玩膩一樣離開左媽,而左媽又變回那個無聲的左媽。

至今我仍然不知道,那幾場戰鬥是真是假,我不知道怎樣向左媽開口確認,而且仔細想想現實中,我根本從來沒跟左媽認真說過話,左媽在這之後也沒跟我搭過話,就像什麼也沒發生,不久後,左媽又轉學了。

我去看過那些戰鬥過的地方,沒留下半點痕跡,一樓掃除間被左媽折斷的用具,一樣樣都很完整,也找不到我那隻哈利波特掃把,但不是全然沒留下證據,曾甘甘從此之後沒罵過半個幹,人變得沉默寡言起來,最近還聽說那個ABC搞不好都背不全的傢伙要準備升學考試。

小魚也跟所有劈腿的男人斬斷孽緣(裡面還有扯上金錢糾紛,不太好惹的傢伙),不用說,我也是被斬斷的那個,小魚最後選擇的對象,是那個從國小開始就苦苦守候她的初戀。想必校長也開始他新的人生吧?

對比現在還是積弱不振,懶懶散散排毒不全的我,左媽最後還是沒砍我吧?到底我們是怎麼回來的?左媽最後說了什麼?也變成永遠的謎題了;故事最後一定要寫個結語的話,我想這樣寫:身為異次元的英雄,左媽現在應該還不斷的穿梭在新的戰場裡,幫大家清理那些扭曲的怪物,而且無人知曉。

左媽,加油!








  阿彌的懺悔  
咳咳,大家好!我是熱愛超展開的阿彌,沒想到我都這種年紀了,還能寫出這麼青春洋溢的小說(掩),因為劇情簡單本來預計三千字結束,硬生生爆了兩倍多的字數,遺憾無法把主角"我"帥氣部分表現好,雖然他在故事中沒用又混蛋,不過他其實是開朗又勇敢的孩子喔ORZ~

曾嘉峰和陳希瑜兩個名字,都是排列組合湊出來的,若有同名同姓的人還請海涵,尤其辜狗一下發現陳希瑜小姐非常多,更是深感抱歉~~
終極戰士.jpg
為防代溝,文中提到的終極戰士長這樣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男子漢不打女人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