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媽是那個。每個學校、每個年級、每個班都有的那個。被排擠的那個。
TOP.jpg
左媽不是女生,因為很娘,所以外號叫左媽,人被欺負會有各式各樣的原因,左媽則是綜合了轉學生,成績差、體育爛的要死、又矮又小、不合身的寬大制服,剪成馬桶蓋髮型,聲音跟蚊子一樣又尖又細又小聲,講話都不敢正眼看人,畏畏縮縮,超級陰沉,打不還口罵不還手,完全是不欺負他要欺負誰的狀態。

曾甘甘,本名曾嘉峰,因為口頭禪是幹(以下用X替代),綽號就成了曾甘甘,人高馬大一堆"校外朋友",我們班的中心人物,特別愛玩左媽,例如現在,他又帶著一群男生圍著左媽的桌子。

「嘿!X!我打你耶!要不要還手?要不要還手?不還手啊?我再打!X!」曾甘甘一邊笑一邊捶著左媽,我看不見左媽的反應,聽著曾甘甘那群人的嬉鬧聲,我覺得內心有點躁動,但我知道當正義小超人的下場是什麼。

「X!我說這傢伙,根本是木頭人啦!X!你看這是什麼?哈哈哈哈!」曾甘甘掏出螺絲起子,喂喂!學校是可以帶這個來嗎?

「X!我幫你開兩個洞好不好,嘿嘿~你們把他手壓好!」不顧左媽的掙扎,歐肥和小馬一個壓頭一個壓手,把左媽固定在課桌上,曾甘甘高舉起子,作勢要往下捅。

「X!」這句倒是我罵的,欺負到傷人太過份了!我忍不住踢開椅子站起來,曾甘甘那群白目一起往我這邊看過來,我看到左媽了,到底是絕望還是怎樣,他居然面無表情的,我心理面有點酸,所以決定要失去理智一次,有人拉住我的袖子。

小魚,陳希瑜我女人,她搖搖頭示意我不要妄動。

「幹嘛?幹嘛?你他麻吉喔?」曾甘甘惡狠狠的笑著說,一邊用力拍著左媽的後腦袋,啪啪啪啪…一點也沒停下來的意思,這可真的是對我的侮辱了,可殺不可辱,我衝上前去,拉住曾甘甘左臂,曾甘甘轉過頭來,我看見一隻齜牙裂嘴口水滴的亂七八糟的狼臉。

不!這不是修辭譬喻,更不是文學隱喻….剛才還像猴子似的曾甘甘的五官,現再就是一隻狼!一隻狼!!

我愣住了,因為曾甘甘就在我眼前不斷漲大,最後宛如一道巨大高牆,起碼有250公分150公斤吧?雙臂隆起一坨陀的肌肉,跟胖子的腰圍一樣粗,比阿諾全盛時期還誇張,XXXXXXXXXXXX,現在是怎樣啊X!正義小超人的下場也太誇張了!X!

曾甘甘發出狼嚎,音量之大連地面都在震動,阿諾般的手臂往嚇的動彈不得的我揮來,原本在他手上的起子,已經跟手掌融合成電鑽,這當然也不是比喻,是真的隆隆作響的大電鑽啊!我到底會死於被鑽開,還是被重物打扁啊?啊哈哈哈哈….

突然,謝謝神有這個突然!真的!感謝您!一道黑光,打上曾甘甘,於是曾甘甘從頭頂到跨下出現裂縫,接著蛇影般的閃爍,在曾甘甘異常寬闊的胸膛和腹部畫出兩個S,把曾甘甘漂亮的分成八大塊,碰!!噗滋!!噗噗噗,伴隨奇怪的悶聲,黑色的液體從曾甘甘的身體噴射而出,曾甘甘在我面前分解、落下,像泡過石油的油黑內臟散的整個教室到處都是…

我望著那個從天而降,毫不留情迅速劈開曾甘甘,以蹲姿落地的俐落身影,我的救命恩人,居然是…左媽!左媽的外表沒有改變,但氣質的變化就跟曾甘甘狼人化一樣誇張的不同,有點冷冽有點魅力…有點帥

左媽雙手握著一把,不知道哪裡來,看起來像兩三條鋼筋纏隨便扭在一起,劍型的黑鐵棒。

左媽對我大喊:「快跑!」跟平常完全不同的果敢,我這時才注意到,不只曾甘甘,教室裡的所有人,包括小魚,都像人和動物合成失敗般的怪物,只有我和左媽還是人樣,怪物同學們踏過曾甘甘的屍塊,搖搖晃晃的向我們逼近,左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左手勾住我的右臂,一手揮舞著鐵棒推開怪物們,拖著我跑,力氣奇大無比,他沒有往門口衝,反而躍上窗台,破窗而出……

附帶一提,我們的教室在四樓。

四樓啊!!X!好學生不是該走樓梯嗎!?不是被怪物殺掉是墜樓死掉嗎!?

剛剛左媽已經展現他超人的實力,所以從四樓跳下毫髮無傷好像也不特別奇怪,但是居然連被拖再後面的我,都能無視地心引力,好像只是跌下兩三級階梯一樣輕微碰撞就非常神奇了。

我沒來得及囋嘆自己的全新進化,左媽就拉著我逃到掃除間。

我還沒開口,矮了我15公分的左媽,氣勢洶洶揪著我領子問「記得你叫什麼名字嗎?學號?班導?今天星期幾?值日生是誰?」,雖然一頭霧水驚魂未定,但現在左媽超強勢,所以我還是一一回答了,左媽嘆了一口氣說「居然有這種事。」看來我應該沒回答錯任何一個。

「那個…可以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嗎?」

左媽搔搔頭,好像我的問題很麻煩一樣:「就算說了你大概也不相信…」

「都這樣了…還能不信嗎?」

左媽再次抬頭望著我,又嘆了一口氣,停了幾秒才說:「這裡是瘴氣戰場,得要找到稻草,我們才能回現實世界。」

戰場?稻草?現實世界?什麼跟什麼啊!我一臉茫然的望著左媽,無法理解他再說啥,惡夢吧!其實我再做惡夢吧?這個解釋最乾脆了。

「我就說你不會相信…」左媽瞪著我,感覺的到微微怒意。

「這個…」我苦惱著該吐槽該傻笑還是該點頭。

「算了…總之你在這裡很危險。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有眼睛都看的出來危險啊!

「這裡是人類造成的扭曲次元,像是戰場、監獄、學校這種人們長時間聚在一起的機關、區域,負面感情會逐漸堆積,充破臨界點時,瘴氣戰場就會出現。瘴氣戰場是現實的投影,在瘴氣戰場範圍內的人,都會變身投射自身負面感情的瘴氣怪物…」

「等下等下…不要突然冒出一大串設定啊!你怎麼會這麼清楚?」

「因為常被捲進來,乾脆就學習如何結束他們。要離開這裡只能讓瘴氣消退…」

「所以把這些怪物殺光就能回去了?」

「先不說這些怪物多難打,最重要的他們都是人,就算是黑暗面,也是心的一部分,除掉他們跟殺人差不多,雖然不會真的死掉,但失去自己黑暗面的結果…你可以想像一下看到裸體不會興奮,被欺負不會生氣,被討厭不會難過,相信所有謊言的人生。」

「好像挺糟的…」我為曾甘甘感到許些同情。

「不過失去黑暗面變成好人,起碼對社會是好事,有非常非常少數,在這裡可以保持全部心智不會變成怪物的人,像你我….如果在這裡死亡,即使能回到現實,也會失去全部的心靈,就跟植物人差不多。」

「……」這個設定一點也不有趣啊!

「你沒有經驗,沒有武器,而這些怪物會主動攻擊與他們不一樣的我們,我也沒有強到可以帶個拖油瓶到處跑。這個戰場全校都包進去了吧?我不可能一個人打倒上千個怪物。」

「那不是死定了嗎!?」

「所以要找到稻草,把稻草除掉。」

「稻草?」

「壓垮現實的最後一根稻草,把現實拉進瘴氣戰場的原因,一般來說,是這個學校最壞、負面感情最深的人,只要除掉這人,積壓的負面感情得以流動,不用殺光所有人,瘴氣戰場也可以消失。」

「所以稻草是誰?」

左媽搖搖頭「我只以為曾嘉峰是最可能的一個,但他不是,殺了他的怪物後,世界沒有恢復,所以下一個我想試試看校長。」

「校長!?」我想著校長那油亮亮的禿頭,難以想像他比曾甘甘還壞心。

「收回扣、性騷擾、盜用公款、讓人走後門、放高利貸、養了好幾個年輕女老師當情婦,還放任黑道入侵校園賣毒品,理由夠充份吧!」

「…你從哪裡知道的這麼詳細!?」

「我不想解釋枝端末節的事,你要跟我去校長室,還是躲在這裡?」

「哪個比較安全?」

「都不安全。」

「大哥!不要這樣說啊!」

「所以你選哪個?」

我毫不猶豫的說:「我跟你去打校長!」至少跟在左媽身邊他不會對我見死不救吧!我要不斷對左媽放出,如果變成植物人,我會恨你一輩子的電波。

左媽轉身把掃除間裡的掃把、拖把、刷子…,一把一把折斷,那些掃具在左媽手中像餅乾碎裂。

「這是做什麼?」

「給你找把武器。」左媽轉眼間摧毀了大部分的用具。

「咦?」

「這裡大部分非生命體都很脆弱,就跟人一樣只是現實中的幾分之幾,不過有些相反的會比現實中堅硬,可以拿來防身,原本應該慢慢找的,不過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。」左媽終於拿到一把竹掃把,不但折不斷,甚至沒有竹子的柔軟度,左媽把它丟給我,重量跟原本差不多,但手感像實心金屬棒。

提到武器,如果可以我真想跟左媽一樣帥氣拿劍,居然是掃把!打電動也沒有人會挑掃把當武器吧!不過這時候抱怨這個,左媽應該會把我扔下,所以我認命的拿著它,自我安慰可以當哈利波特也不錯

「危險時,不要用身體去擋怪物,對他們來說我們就些這些畚箕掃把一樣脆弱。」左媽踩踩那些掃除工具的碎塊,「用你的掃把擋,擋不過就跑,我再強調一次,沒有必要不要殺傷他們,還有這邊重力也是現實的幾分之幾,我們的速度、跳躍力會比怪物們好很多,只要不被圍攻要跑一定跑的掉,現在要出去了!準備好了嗎?」

我點點頭,其實有一點點興奮,有同伴有武器,其實事情好像也沒那麼糟,就當是打一定要贏的電動,努力把惡夢變成好夢吧!

現在的左媽好像徹底忘記門的功用,剛剛從窗戶跳下來,現在又把牆壁敲出個大洞當出入口。

第一關是學務處,不愧是老師都在的上課時間,滿滿的怪啊!很奇怪的是明明他們都失去人樣,變成跟原本完全不同的恐怖怪物,但還是可以清楚知道他們原來是誰,看來人的黑暗面佔整體比例很高啊!

學務主任變成八爪章魚混合變形金剛的奇怪生物,八隻觸手打過來,左媽輕巧的飛身閃過攻擊,想當然耳跟在左媽後面的敝人在下完美的…被捲到半空中,正要變成章魚飼料時,幸得左媽回頭救援。左媽一刀砍下纏在我身上的腳爪,把我拉出來,又回頭砍下主任另一手,主任才稍稍後退。

「跟你說過不要用身體擋!」左媽怒罵我。

「你還好意思說!什麼一定跑的掉,我都被捲起來啦!!」

眼見剩下六爪的主任生氣的朝我們衝刺,也沒時間吵架了,左媽抓起我的手,再次破牆而出,沒有停頓的,從一樓跳到二樓,在空中轉了一圈,一頭撞進校長室中,左媽的動作跟拍電影一樣順暢,我卻是被他拉著跑的沙包,不斷的撞牆、撞牆、撞牆……

選擇跟左媽去打架,也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錯誤之一,我天真的以為不會有比狼人曾甘甘更糟的東西,我錯了

下集:http://lovetabris.pixnet.net/blog/post/29655845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