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gif
本文是非常久以前剛寫小說時的作品(時間過得好快ORZ),原標題禁忌之戀,因為最近有個很有名的牆壁惡搞作也叫這名字,所以大幅刪掉BL劇情後(覺得不是很必要),改名為殉,重發此篇,是因為我很喜歡這篇的梗,所以請大家看看囉 (ゝ∀・)。
TOP.jpg
『遠古,吾族生活在綠草如茵之上,藍天白雲之下…那裡是永遠的失樂園』長老一遍一遍傳唱著古老的歌謠,他撐著頭傾聽,幻想那草原未知的色彩,不這樣做的話世界絕望的令人窒息,如今大地充滿毀滅與殺戮,天地四方被無機的石棺嚴密包覆著,沒有一絲色彩,沙塵瀰漫,食物嚴重匱乏,不知何人製作的殺人機器一遍一遍,來回尋覓著悲慘的獵物,隨時都是終結,他們只能藏身在惡臭又暗無天日的洞穴中苟活。

活在這個只有人造物的世界,踏著親人的屍骨,用生命換取稀少食物,希望與明天是如此奢侈的想法。


他是村子裡的異類,在這個沒有天空的世界裡,依然維持著自己的天真與單純;他是唯一光明,村子裡的人都如此認為,努力的呵護他,他才能這樣純淨的活下來。他沒有名子,這個世界連名字都是一種浪費。他最喜歡一個人偷偷摸摸到遠方的山谷,眺望銅牆鐵壁造成的灰色天空,好希望好希望,他能看到遙遠的那一端有不一樣美麗雲朵。

這一次,他依然出神望著那深邃的遠方,卻不知不覺的忘了時間。『糟了…』出來太久了,他一躍而下,身姿是如此輕巧,嗅著那熟悉的密道,輕靈快速的奔跑,想盡快返家,但...才剛踏入村口,他震驚的倒抽一口氣…迎接他的是屠殺後的村子…迷茫的白煙和遍地的屍體,熟悉的友人們倒在地上抽搐,靈魂早已不在他們身上,在滿目瘡痍的村莊裡,他失魂的遊走,老人小孩女人男人,沒有人,沒有一個族人逃過此劫。

在道路盡頭出現雪白冷撤的高大身影,鐵鏽色的瞳眸,正冷冷的看著他,他馬上明白那是誰:不斷巡遊的銀白獵人,傳說中的死神,那個被專門設計來清掃他們的屠殺機器之一,就是這似人似鬼的人造怪物,殺盡他的親族吧!?

既然已無處可逃,『多算上我一條又如何!?』他牙一咬,心頭一熱,即使毫無勝算他仍然奮力前衝。那冰冷的男人,只是一甩手就將他打在壁上,這就是他們實力懸殊的超巨,手中長劍無情的指向他,他閉上眼睛,等待著行刑…

意外的,死神停下動作『你逃吧!』仰挹低沉的聲音從喉頭發出,他第一次知道原來這機器人會說話…

『我厭倦殺人了,趁著沒人發現,快走吧。』銀色之男沒有高低的音調沉靜的說。仰望著那高大的男人,少年突然發現了被迫殺人的悲哀,也許不亞於成為獵物的他們悽慘,孑然一身再沒東西可失去的少年,暗自下了一個連自己都驚訝的決定…少年停留在銀男身旁,那樣害怕和顫抖的眼神,是銀男背叛主人命令的原因。

『快走!你知道只要跟在我身邊就會被毒死嗎?』銀男全身上下都透著致命毒液,那是殘忍主人無情的設計。

少年點點頭,以顫抖的聲音說:『在我死前你的任務都不算達成,所以…請你等下,請等等在再去下個村子』多一秒也好,他要爭取其他村子逃命的時間,他哀求的說。

銀男望著少年晶瑩的眼神,光滑的褐髮,纖細的手腳彷彿一折就斷,如此卑微卻如此偉大。他知道他不能再度背叛主人,但背叛又如何呢?那些造物主們僅為了自己無聊的自尊,強加他必須殺戮的命運,不管是嬰兒還是大腹便便的孕婦,數千的生命就此消逝,既然以一次破戒,他又如何能拒絕這少年無助又絕望,奉上寶貴生命的要求呢?

那天,獵人與獵物,一起失去生命,於是隔絕兩人命運的藩籬也隨著靈魂一起消散了,死亡對誰來說都是平等的,銀男鋼鐵般的身軀破碎成一地,少年蒼白臉龐浸潤在銀男透明的血液中,銀男的殘骸像是守護少年一般的環繞在四周。

他們確實的向造物主復仇了





畢竟要清理爆掉的殺蟲劑和飄在裡面的蟑螂屍體,對誰來說都是相當不簡單的工程吧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