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有血腥及動物虐待情節,無法接受者請勿閱讀。






  小時候。

  這件事必須從那裡講起。

  媽媽是個很偉大的人,我不記得媽媽的長相,媽媽對我來說,是以痛覺構成的。那時候我們三個人,媽媽、哥哥還有我,一起住在巨大的籠子裡...我想現實中不是真正的籠子,但那段時期,記憶總是虛實交錯,我選擇不以世俗概念來解釋超現實處,更真切的寫下眼中看到的世界....

  我沒有上學,甚至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我們三人之外的人,媽媽會教我學問,但我學不好。只要跟媽媽在一起,我就會痛的不得了。因為皮膚破裂,血流不止的傷口會痛很久,每天我都會祈禱媽媽今天不要用金屬的東西打我,這樣血會流的比較少,我還能睡的著。


  比起什麼都無法完成媽媽期望的我,哥哥什麼都辦的到,媽媽想要的每一件事哥哥做到了,媽媽看我的眼神總是很冷很可怕,只有哥哥被溫柔對待,疼惜,每天晚上媽媽總是抱著哥哥,講著各種有趣的故事,兩人愉快的一起睡著,我只能捲縮在冰冷的地板上,其實也不是很差,冰冰的地上可以讓痛痛少一點,但冷的受不了時,我會偷偷的睡在媽媽亂扔的衣服上,一定要在媽媽醒來前走開,不然媽媽會剪爛衣服,會生氣的把整鍋熱水潑到我身上,狠打我。

  能夠出家門的只有哥哥和媽媽,那道門永遠被鎖上,被留下來的我,雖然很開心可以不用被打,但是也非常羨慕哥哥可以離開籠子,哥哥跟在媽媽身旁總是很開心的樣子,兩人依偎的樣子,真的非常非常的耀眼,他們有時會出去很久很久,媽媽從來不會因此幫我準備食物,幾天後我會虛弱的無法動彈,肚子餓的在啃咬自己內臟,咬啊咬啊咬的,我的肚子裡一定只剩空洞吧?我會想著是祈禱媽媽快回來好,還是就這樣離開人世比較幸福...

  如果我不知道幸福是什麼的話,就不會被那骯髒污穢的嫉妒糾纏吧?哥哥是幸福的,我是不幸的,即使只有三人的世界,也分為天堂和地獄,很明確很明確,當我越來越大時,不只是忌妒我連殺意也有了,只要哥哥不在的話....只要哥哥不在的話....媽媽會不會多看我一眼呢?



  那天,媽媽離開,留下我和哥哥,前一天晚上我被打的特別厲害,在媽媽離開後,哥哥陪在我身邊,他是非常好的哥哥,即使是我那麼噁心的存在,也願意親近我,平常媽媽非常討厭哥哥接近我,因為我很髒很臭,也不洗澡,美麗的哥哥不能沾染我的污穢,現在想起來我都還會流淚,為什麼我會做那種事呢?明明就是無罪的哥哥...因為我是這麼糟糕的罪人,所以媽媽才會這麼討厭我吧?

我....我,殺了哥哥。

  凶器是冰做成的寶劍,因為握著它我的手都快凍僵且刺痛,所以我想它是冰做的吧?胸口開著的黑色窟窿瀰漫著黑霧,驅使我揮舞著那冰霜,銀白的光一道道畫過,刀起刀落間,紅紅的血液飛濺,負傷的哥哥和我纏鬥著,他緊咬著我不放,可是我並不太會被這樣的刺痛嚇退,狠狠的在哥哥脖子上繼續插抽,一點一點、一點一點的貫穿哥哥,然後又鋸又砍的,非常緩慢的,哥哥的頭斷了還緊緊的勾著著我的手臂,我和他的血混在一起分不出彼此。

  我使勁拔開哥哥的嘴,那下面是嚴重的撕裂傷,手臂肉已經和骨頭分開了,看起來又腫爛又爛,非常的痛,無與倫比的痛,比媽媽的懲罰還要痛,可能是因為我的靈魂跟哥哥一起壞掉了吧?

  接下來的時間,我拚命的用刀敲打哥哥的身體,想要湮滅哥哥的存在,但是並不太成功,只有稀稀落落的皮膚肉塊剝落,砍到無力時,我癱下來大哭,這個時候媽媽回來了。

  看到哥哥的殘骸,媽媽或那個名為媽媽的東西爆炸了,大地都震動起來,襲捲著我而來,媽媽的存在變的跟血一樣鮮紅,混合著吵雜的聲音,媽媽掐住我,很用力很用力的,哥哥剛剛就是這麼的難受吧?

  我高聲的尖叫,因為掙脫不開猛踹著媽媽,那個好像媽媽又不是媽媽的紅色機器,以炸裂的聲音說著:壞東西、臭東西,去死、去死、去死...不久我失去意識,也失去媽媽了,一片鮮紅那是我對媽媽最後的記憶。

  醒來時,我很震撼,有好多像媽媽的生物圍繞在我身邊,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三個人,這大概是我和現實接軌的瞬間吧?說是第二次的出生也不為過....躺在柔軟的床上吃著乾淨的食物,我不敢相信,我沒有因為殺掉哥哥被懲罰,相反的是媽媽被關起來。

  人們告訴我一段根本不是我過去的過去,"媽媽有精神疾病,已經被送到不知道哪裡隔離,我是個非常可憐的孩子,嚴重營養不良,左眼弱視,還有重聽,拯救我的是鄰居,她一直懷疑媽媽偷藏了小孩....",諸如此類的,因為把這個記起來,人們就會對我溫柔,所以即使與我認知相差許多,我仍以這個版本當成過去,活下去,總之我活下來了...再也沒有人提到過哥哥,我和哥哥的立場完全反轉,大家都對我很溫柔,遺忘了哥哥,我想一定是因為我殺了哥哥,所以我和哥哥交換了命運吧?

  我不止殺了哥哥,還奪走哥哥的一切,我一定是惡魔吧?

  那之後,世界變的好廣大,離開媽媽後的日子不是順暢的旅途,我光是為了抓住現實就用盡全身力氣,人們對我好奇、同情與排斥,我自己毀了自己的牢籠,所以無家可歸也是必然的,但只要仰望著無際的天空我就覺得又能前行了。




xxx xxx    xxx xxx




為了讓我們理解他,那孩子昨天把這封信給我,看到最後我忍不住鼻酸了,他內心是多懂事的孩子啊。

剛到我們家的時候面無表情,滿身傷痕,不太會說話,始終無法回歸社會;他大約是8、9歲時被救出來,幾年間也曾進過學校,不理同學也不理老師,加上那樣的過去,被排擠欺負的很厲害,在許多寄養家庭和慈善機構中展轉,不久前才到我們家,才十多歲的孩子,背負那麼多的他,內心居然只有滿滿的自責、罪惡感,絲毫不去怨恨別人...

他所說的殺死哥哥,其實是他母親養的寵物犬,這麼多年來為此一直背負著殺人的罪惡感,我把事實告訴他之後,說了:"殺生是不對的,但你不該為了一條狗放棄自己的人生,不正常的是把狗當成孩子的媽媽!你其實拯救了你的母親啊!",他臉上出現的光彩我想我永遠忘不了,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露出如釋重懷的開朗表情,感染了我,我抱著他說,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、保護你的,他不停的道謝,我知道這孩子如果加以教育,一定能長成不輸給任何人的優秀人才的!一切都還不遲!

老公曾勸我不要收養背景如此複雜的孩子,我現在可以挺起胸膛說,我多了一個值得驕傲的孩子,踏著輕快的腳步,我已經等不及要回家去抱抱親親他了。



"我回來囉?怎麼不開燈啊!小朋友們?"我輕聲呼喚,怎麼也沒料到我開燈後的場面,居然是....那孩子、那孩子....一手抓著鐵鎚,一手提著我三歲獨生女扭曲的頭顱..........嘔嘔...啊...啊啊啊啊.....啊啊啊啊啊..........嗚嗚嗚嗚.......




"阿姨,對不起,我又殺狗了,你會原諒我嗎?"他說。














<阿彌碎碎念>
這篇第二段故事原先想用文字陷阱讓人以為主角殺的是狗,最後再揭露是人,但真寫起來時不自覺的對主角放入感情,轉而變成這樣的呈現,可能讓人覺得為黑而黑吧?這也是不忍讓主角流於存粹的變態,加入無關緊要的情感描寫之故,其實並非想寫一個可憐受虐兒的故事,單純的想表達以殺人的心情去殺狗,以殺狗的心情去殺人這樣異常心理狀態。

靈感是來自於下班的時候在公園看見一位女性和狗狗如家人般相處,而想像出過度溺愛自己的寵物,對於不那麼可愛的自己孩子感到厭煩的母親,對不起,明明就是那麼溫馨的畫面,我卻腦補出這種東西(跪)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