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碧霞來說,重男輕女的雙親帶來的傷痛永難忘懷,讓碧霞心中深深刻下永不癒合時時滴血的創口,碧霞很早就逃出那個對她近乎虐待的家(如果那還能稱為家的話),沒有資源,才十幾歲沒什麼選擇之下,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忠雄。

結婚不足十月生下了可愛的女嬰,碧霞深信她人生的一切終於因為女兒的出現開始好轉,碧霞可以對世間妥協任何事情,惟獨女兒,她要拚盡一生的心血,愛她疼她,絕不讓女兒重複自己的悲劇,令碧霞感動的是,忠雄似乎跟她有相同的決心。

可不是嗎?此時浴室裡傳來女兒天使般的笑聲,從女兒誕生後,忠雄自告奮勇的擔起幫女兒洗澡的任務,即使工作再忙再累,也不曾間斷行使這一爸爸的權利,碧霞感到一股甜甜淡淡的幸福滋味,從心底湧出,感染碧霞露出微笑。

忠雄正細心的幫女兒擦乾身體,輕輕舉起她柔軟的雙臂,小心的幫女兒穿上他們夫妻一起挑選的可愛淡鵝黃色蕾絲洋裝。

丈夫搔搔女兒,讓女兒笑得好燦爛,碧霞認為這就是夫復何求的美好生活了,是她從小渴求的溫暖歸處,她多想永遠守住這一刻啊!



碧霞很知足,然而老天爺似乎是那樣吝惜於給她好運。

那天本該是尋常的日子,碧霞將女兒交給丈夫照顧,去市場繞了一圈買了兩把菜,腦袋旋著菜單,家人吃完的幸福表情,對了,女兒愛吃的甜食!雖然忠雄不喜歡女兒吃零食,但今天就稍微放縱一下女兒吧?

當碧霞到家門前,鄰居已經圍了一圈在她家門口指指點點,看到碧霞,忙對碧霞說她家剛剛似乎有不尋常的打鬥哀號聲,接著怎樣敲門都沒人應門,已經代為報了警,碧霞慌亂的扔下菜籃,急急的推開眾人開門進去....

那是她多不敢相信不想相信不願相信的一幕啊....

忠雄一動不動的倒在血泊中,從背後插入一把刀,血肉稀爛,女兒也一身是血,伏在忠雄身上,抽搭的哭泣,碧霞失聲尖叫,抱起女兒,崩潰大哭。

碧霞彷彿聽見自己人生破碎的聲音,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,警察到了救護車也到了,急救人員將已經回天乏術的忠雄抬上擔架。

倏然,警察搶走碧霞懷中的女兒,碧霞尖叫的追上前去:「你們做什麼做什麼!!!???」碧霞失去理智的拍打員警,一名警察制伏了碧霞。

「不准動我女兒!不准動我女兒啊!!!你們這些壞人!!滾出我家!滾!!!」

女兒轉頭伸出手來,摸摸碧霞的臉頰。



「媽媽,對不起,可是我受不了了,我已經三十歲了啊。」聲音抽噎淚如落雨,她染滿鮮血的雙手被警察靠上手銬,月蘭是多想當個孝順的女兒啊,卻只能用生與死的距離了斷這一切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極短篇 家庭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