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查了一下,原來這部得到直木賞啊。作者真的很喜歡寫中年婦女的故事啊XD~(不過這次的佳須美是充滿魅力的女性。)

話說這本是台譯小說中看桐野夏生比較容易入門的吧!如果一開始看就看『對不起,媽媽!』的話,大概很難喜歡上作者的書XDD,作者的風格就是冷硬冷酷的說出女性的脆弱及毀滅性,不過柔嫩的臉頰這方面並不再難以接受的範圍中,推薦還沒有看過作者的書的人看~

格式上很有趣的一本書,尋著失蹤的有香這條主線,用解謎的手法漸漸尋求真相,然而這並不能說是正統的推理小說,因為隨著故事進行真相卻越來越撲朔迷離(跟一般推理小說相反),而候到了結局有香甚至依然生死未卜。(是覺得最後有香的自白,是面臨內海去世,決定放棄尋找有香的佳須美最後的夢境。)不過這樣也未嘗不可(雖然有點傷心不知道有香到底怎麼了>”<),故事的重點不在推理,而是關於有香失蹤後那圍繞在別墅的一群人逐漸毀壞的故事。另外故事中並沒任何討喜的傢伙,作者把人性的自私,社會價值下的虛偽(典子、內海的妻子),現在社會人類的無聊真實的描寫出來,說這是的沒有希望的書,的確是這樣子,但是卻的貼近現實。和平的擁擠都市的人就是這麼的無聊。

我認為有香的失蹤,並不是毀掉那群人的原因而是個催化劑,人類是為了活下去,一定必須要抱持著信念的生物嗎?說有香造成大家的家破人亡並不太公平,那不過是個提早到來的臨界點而已。

作者真的很善於用每個人的視點的轉換,讓讀者發現角色彼次的認知有多大的謬誤。

失去既有東西的空虛感真的很可怕,應該有經驗是有掉了心愛的物品時,該有的東西卻不存在,那種找不到卻只能拚命找,最後卻認命了承認它消失了的空虛感,放大成如果掉了一個孩子呢?

掉在外面的東西一定找不回來,找的回來的只有浪漫故事裡的奇蹟。

可惜桐野夏生並不寫浪漫故事。

佳須美的痛苦並不再於母愛,而在於無限的空虛感,該存在的東西卻瞬間這樣走失了,於是無法放棄,人都是自私的,佳須美的痛苦沒有人了解,最後佳須美只剩下孤身一人,她最後捉住的浮木是註定走上消失一途的內海。

而她與內海最後的旅程,也將沒有人知道,就像佳須美自己說的沒有人理解她與內海的關係。恐怕佳須美就會更空虛吧!最後連內海也消失了,於是佳須美什麼也沒有了,沒有父母,沒有孩子,沒有丈夫….連同很早以前放棄的東西一起消失了。

故事的最後,內海與佳須美來到了佳須美不願回去的故鄉,有香當然不在這裡,佳須美不過是一相情願的認為父母理所當然的要愛孩子。

不肯放棄的佳須美在聽聞躲避了20年父母在自己離家的那一年被燒死了,於是她崩潰了,話說要是佳須美直接面對已經淡忘她的母親的話,我想衝擊一點也不會比較小= =”,面對了內海的死亡,以及不需要自己的母親後,佳須美終於決定放棄自我滿足的尋找了,是不是也等同於放棄活下去呢?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內海最後的夢,和有香最後的自白(雖然認為並非是真正的真相),實在是很殘酷,玩弄了這麼多人的人生的,僅僅只是一己之私,人類是為了自我利益而可以輕易傷害人類的生物,什麼愧疚感之類的,其實根本不存在。

說是愛情不過也就是情慾,親情是占有慾的表現,故事裡的人為了填補自己的空虛於是不斷的發展錯誤的人際關係。

作者提供了很多結局可以選,我的選擇是有香就這樣消失了,永遠不會再出現。對於佳須美有香在失蹤的那一天就永遠失去了。

去札幌吧,自己將繼續活下去。這是佳須美的結局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