オーデュボンの祈り - Wikipedia(日文)
作者: 伊坂幸太郎
出版社:獨步文化
出版日期:2006年11月25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866954331
叢書系列:伊(土反)幸太郎作品集
規格:平裝 / 432頁 / 14.8*21cm / 普級 / 單色印刷 / 初版
奧杜邦的祈禱封面.jpg
(左為日文版封面...感覺捏它捏好大XD)
簡介:掙脫暴力刑警的超商搶匪,誤闖不食人間煙火的荻島仙境,一個會說話的稻草人優午在暗夜中慘遭殺害,能預測未來的他為何無法預知自己的死期?百年來島上流傳著謎樣的詩句:這座島到底缺少了什麼?而終究有人會遠道攜來。一連串的問號致使島民陷入永無止境的恐慌……這是一個主角在島上四處尋訪奇人異士的故事,主角的行為就是不斷地做一些單純的事情,但是結果卻無法預料,正如引發蝴蝶效應的混沌理論。此外,隨處隱含著推理小說的醍醐味,充滿了魅力十足且不可思議的謎題、解決謎題的懸疑場景,以及合理卻令人意外的真相。

人物:
伊藤-在搶劫超商失敗後,無意間成為荻島外來者的主人公。
案山子(優午) -預知未來的稻草人
城山-只代表邪惡的人渣,只因為好玩追捕伊藤的警察(也是伊藤從小認識的壞人)。
日比野-荻島居民,給人狗的印象的好動青年,某些角度是美少年,心直口快卻意外纖細,給初來乍到的伊藤許多幫助。
"我能像正常人一樣走路,那個男人祈求的奇蹟已經在我身上實現了。"

轟-荻島居民,外形象熊,性格也向熊的大塊頭,荻島唯一對外的聯絡人。
園山-荻島居民,因為深愛的妻子遭人強暴的關係不再畫圖,只說反話的天才畫家。
静香- 伊藤的前女友。
主人公の祖母-影響伊藤至深的去世祖母。
曽根川-因不明原因有目的的外來者,一百多年來荻島的第一個外來者。
櫻-荻島居民,不可思議的絕美之男,荻島居民默認的制裁者、劊子手,被櫻所殺只能視為天災降臨,人生只有詩和槍。因為他太超然了,又冷酷封閉,大概不能得到我們這邊世界的認同吧?也有一些讀後感討厭他,不過當成二次元人我喜歡他XD(三次元的話就該去精神治療了XD),不過雖然櫻很美,但是他離現實太遙遠了,所以這本書裡我最喜歡的角色是狗狗男日比野XD
對於櫻的形容節錄自P284:
他槍斃人。
他讀詩。
他憎惡喧囂。
他有槍。
他殺人。
他殺人得到島民的認同。
說不定他想做的是,把擦得像刀子般晶亮的詩詞塞進彈匣內,然後隨意擊斃人。
他很美
「我之所以還能勉強保持理智,是因為有詩和手槍。」

田中-荻島居民,身有殘疾的代書,他的朋友只有鳥和稻草人。
兔子小姐-荻島居民,因為體重過重而無法動坦的小攤子老闆娘。
草薙-荻島居民,百合的丈夫,擔任多此一舉的郵差,深愛百合。
百合-荻島居民,草薙的太太,溫柔美麗,擔任與將死知人握手的工作。
若葉-總是躺在地上聽自己心聲音的少女。




你能知道最微小的事情帶來的後果嗎?

約翰·詹姆斯·奧杜邦(John James Audubon)
- 維基百科
奧杜邦一生留下了無數的畫作,他的作品不僅是科學研究的重要資料,也是不可多得的藝術傑作,他先後出版了《美洲鳥類》和《美洲的四足動物》兩本畫譜。其中的《美洲鳥類》曾被譽為19世紀最偉大和最具影響力的著作。

旅鴿 (學名:Ectopistes migratorius)-
維基百科
曾經是世界上最常見的一種鳥類。據估計,過去曾有多達五十億隻的旅鴿生活在美國。他們是共同生活的一大群──最大可達寬1.6公里和長500公里的飛行團,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才能穿過一個地區,而其中大約包含十億隻的個體。後來推論是由於被人類大量食用而滅絕,絕種年份在1914年。被人類飼養的最後一隻旅鴿,馬莎,在1914年9月1日死於辛辛那提動物園。牠被放入冰塊裡保存,送到了史密森尼學會,被做成剝製標本。時至今日牠仍在那裡。

奧杜邦所繪製的旅鴿圖。
ectopistes_migratorius.jpg 
也應該是故事中的那張吧?

有興趣的的背景筆記完了,心得由此開始(不防雷,請慎),在現實中似乎不可能的荻島,由稻草人凶殺案帶來的一連串謎題,而後也真的死了人,但是在這個與外界封閉百年,還有擁有法外治權的殺手,真相是否真的那麼有意義呢?應該說真的會有真像這種東西嗎XD?其實最重要的提示是混沌原理吧,基礎元素經過組合後,就呈現意想不到的東西,就像泥土、水、空氣、花和小蟲能生出個會說話的稻草人也不族為奇,所以擁有神的食譜之人就能將一切玩弄於鼓掌中。

※混沌一詞原指宇宙未形成之前的混亂狀態 -混沌現象起起因為物體不斷以某種規則複製前一階段的運動狀態,而產生無法預測的隨機效果。所謂「差之毫釐,失之千里」是此一現象的最好注釋。混沌現象發生在易變動的物體或系統,該物體在行動之初極為單純,但經過一定規則的連續變動之後,卻產生始料所未及的後果,也就是混沌狀態。但是此種混沌狀態不同于一般雜亂無章的的混亂狀況,此一混沌現象經過長期及完整分析之後,可以從中理出某種規則出來。

荻島不是仙境,它有罪犯、有劊子手也有歧視和陷害,他是現實的縮影,與現實相近卻又遙遠,正如貫穿全文的混沌原理一般,荻島有和現實世界構成的相同元素,但是只差了那麼一點點,明明很像卻完全不同,讓人覺得住在荻島真是不錯XD

總之非常好看!跟是不是處女作無關,就是很棒的作品。並非是一場推理解謎的閱讀,而像是參加了一場很棒的旅行,視覺豐富情節緊湊,掩卷之後人可以仍回味再三,本書第一次看已經是有一年多了吧?這次是在特價書堆裡找到它,雖然我不太喜歡重看書,但是然是就是心癢難耐的忍不住再次經歷這段旅程,跟過去貧乏的重讀經驗一樣的,劇情也跟我記憶裡的故事有些出入(<=癡呆前兆),但同樣好看!

啊啊啊~覺得伊坂的作品最棒的地方就是餘味很棒,即使過程之中有殘忍不平之處,到結局也不會就此海闊天空,世界大同,依然抱有缺憾也許什麼也沒改變,但是伊坂給的結局回味起來,心中總是踏實不已,在理性與感性間的比例抓的恰到好處,正如同" 奧杜邦的祈禱"一樣,是在超現實裡畫出的寫實風景畫,哪邊都不多也哪邊都不少。

沒有多餘的情節,即使是無關緊要的小事,卻往往都是解謎的關鍵點,既不隱瞞也不修飾,然後適度的在進入關鍵點時轉移焦點,跳到下一個段落,然後當真相出現時才恍然大悟,伏筆細密的分佈如程式般精準,那細緻的情形連身為讀者的我,都好像看到了真相細碎的破片,正在逐一構築完成,不是思考性的,而是視覺化的,雖然是處女作卻充滿著獨特的個人風格,而且延伸到之後其他作品,毫不違和,人物設定應該是有影響到後來的其他作品,而且優午也常常在各作品看到影子XD

接下來談談一些瑕不掩瑜的缺點,感覺謎底不夠驚奇,少了點高潮感(還是其實高潮是在櫻斃了城山那邊?),人物描寫有點失控(帥氣和美麗的人好多,主要角色幾乎都被稱讚過外貌,連稻草人都很帥氣喔XD,還是這只是伊藤的品味太寬鬆?),角色戲份比例太過隨性一些,讓整本書的流暢性下降了,城山也算是有點可惜的角色,他被塑造為整本故事裡算是最惡反派吧?但實際上戲份抽掉都沒差(要把靜香送上島還有其它千百種寫法),當櫻和城山兩個角色性格塑造的差不多時,大概就能猜到都這兩個人絕對難免正面交鋒...當那一刻來的時候,除了大快人心外,難免有種啊~這樣就沒啦?的失落感,也是可以解讀成,這是作者給城山最好的懲罰...自以為是操弄社會規則的他其實什麼也不是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