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&當期主推
番組追逐中:暫停連載中/毒書進行中:來自新世界
提示:點網誌標題,即可閱讀內文

蟲師 - 維基百科 / 蟲師 - Wikipedia(日文)
官網:http://www.mushishi-anime.com/
top
簡介:有一種妖異之物,既非動物,也非植物,亦非細菌,乃是最接近生命之源的東西,人們將它們統稱為蟲;蟲與人類接觸後,時而產生各式各樣的問題,蟲師就是掌握蟲的知識,並解決蟲所帶來變異的職業。

主要登場人物介紹
銀古ギンコ 聲 - 中野裕斗
銀古
主角的蟲師,全劇人物皆穿著和服,只有銀古穿著襯衫與西式外套,有著全白的頭髮與翠綠色的眼。

化野 聲-上田祐司
化野
銀古的友人,雖然少跟筋,卻是位醫生。看不見蟲,但對蟲有相當的執著,因此成為銀古旅費的來源XD~

狩房淡幽 聲- 小林愛
淡幽
狩房家第四代執筆者,必須藉由書寫蟲的記錄來封印禁種之蟲,但也因此狩房家擁有齊全的蟲知識,如同蟲的圖書館一般。和銀古交情很好。

石原座(イサザ,聲:小清水亞美(幼年)、岸尾だいすけ)
石原座イサザ
尋找產生生命之水-光酒的《光脈筋》的《遷徙者》一族一員,自小便和銀古認識。

STAFF
原作 - 漆原友紀(講談社 月刊アフタヌーン 所載)
監督・シリーズ構成 - 長濱博史
演出頭 - そ〜とめこういちろう
動画監督 - 佐藤可奈子
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・総作画監督 - 馬越嘉彦
美術監督 - 脇威志
色彩設計 - 山崎朋子
テクニカルアドバイザー - 大山佳久
撮影監督 - 中村雄太
編集 - 松村正宏
音響監督 - たなかかずや
音楽 - 増田俊郎
プロデューサー - 土屋潤一郎、阿部愛
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 - アニメーションスタジオ・アートランド
製作 - 講談社、アニプレックス

主題曲
「SHIVER」歌 - Lucy Rose / オープニング・エンディング ディレクター - 菅原一剛

蟲師特別篇網誌
http://lovetabris.pixnet.net/blog/post/40149355


第1話 荒野之宴 野末の宴
祿助
祿助(聲:上村祐翔)

這是年輕釀酒師祿助的故事,祿助的父親過去曾在山中迷路,遇到一群在野外開宴會的奇異團體,祿助的父親以一只酒杯,換取一杯在宴會上的神秘酒品-"光酒",祿助的父親對這酒的美味終身難忘,接下來總以這酒的味道為目標釀酒。

常聽父親說這段往事的祿助,對光酒也產生嚮往,在父親倒下,接下釀就工作的祿助,剛開始時由於釀酒技術還不及父親,而讓家中酒廠生意一落千丈,但今年因為改變了釀酒使用的酵母,奇蹟似的也釀出閃閃發光的光酒了。
光酒的滋味
(點圖放大) 為了讓父親品常自己釀出的光酒,走在山路上時,被一種奇怪毛呼呼的蟲,搶去了酒,在追酒的過程中,祿助也來到父親說過的那個宴會。

原來那是蟲師和遷徙者聚集在光脈旁,為了取得光酒的聚會,無意間混入他們的祿助,對光酒很是好奇,為了不被發現自己不是蟲師,不得不順著大家的話,把自己釀的光酒分給其他蟲師,然後再用一杯光酒作引打滿整壺光酒的過程中,祿助的假光酒露餡,而被奇他蟲師們當成詐騙者追趕。

最後是銀古找到祿助,聽過祿助解釋後,原來祿助是在採新酵母中踩到了蟲做酵母,因而作出一桶假光酒,雖然是極佳美酒,卻會有酒醉時看到蟲的症狀,銀古告訴祿助真正的光酒的意義,並要祿助不要讓光酒流到市面上,但他會仲介其他蟲師去購買這種具有"能讓看不見蟲的人戰時看見蟲"效果的酒。果然之後有許多的蟲師來購買,那桶酒也漸漸告罄。

祿助最終也沒喝到父親所說的無上美酒-光酒,但他並不遺憾,就像父親終身以光酒作為目標,而祿助的目標正是父親的味道。
是愛喔
有個小地方好萌,石原座本來警戒的神情,看到是銀古過來的時候一下子變得柔和,好可愛好美啊啊啊(滾動)

第2話 啼唱之貝 囀る貝
這是銀古路過一個小漁村的故事。

這個漁村人人都是靠海維生,海卻是很危險的。

十年前砂吉因腳傷無法出船,海女老婆就搭上網元的船出海,沒想到海女們遇到鯊魚來襲,網元沒有辦法,先拉自己老婆上船,海中逃避不及的砂吉老婆,鮮血把大海染成一片血紅。

砂吉無法原諒網元,也沒辦法原諒對大海危險最了解的自己,當時不在老婆身邊。從此之後斷絕和村子的往來,和唯一的獨生女美奈,父女獨居在海邊小屋,靠撿貝維生。十年後,砂吉依然不准女兒和村子的人講話,但諷刺的是,再怎麼禁止,美奈和網元的女兒島,因貝殼的關係成了朋友。
小海女
(點圖放大) 不只砂吉沒走出來,網元至今也一直自責當年的事,為了別再讓悲劇重演,開始研究養殖漁業,如今終於有成就,足以讓村人不用再和大海搏鬥。

銀古經過這個村子,發現啼貝的存在,這是一種會發出鳥啼的蟲,外貌猶如小鳥,寄居在貝殼之中,一旦海中有災難,它們便會上岸,並且鳴叫海中的同伴上來,所以在海邊發現啼貝就代表海中將有災禍,為了防災,銀古警告了砂吉和村子裡的人,由於村子已經轉型養殖漁業,所以村人也不是太擔心大海的災難。

結果災難並不是海嘯或颱風,是赤潮來襲(維基點這),海中的魚和養殖魚都被毒死了,大海是大片的鮮紅,鋼元十年來的努力化為烏有;砂吉看著赤潮,明白了妻子的遇難真的是一種無可奈何的事情,終於放下了(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覺得女兒還是該跟人群接觸)。

美奈拾撿到珍珠,本來砂吉把那顆大珍珠當城美奈的保命符,不過他現在拿出來交給網元,希望做為接納他們父女重新回到村子的條件,也能紓解赤潮過後海中毒素未清,村子暫時失去生計的困頓。

後來美奈在海邊見到了啼貝由於災難結束,集體飛回海邊的美麗景象。

第3話 雪之下
以雪為形的蟲比想像的還要多更多,有會滅卻足跡的雪鳴,有以雪球四處亂撞的雪團,以及,在宿主身邊吸取體溫,被跟上的動物身邊將會不斷下雪的常雪蟲。

在冬季異常嚴寒的深山小村裡,有一對感情很好的兄妹時和幸,幼小的幸對雪落進湖中會消失感到十分同情,時告訴她如果湖上冰結的夠厚了,雪就能積在湖上了,所以幸很期待湖水結凍的時候;當幸看到湖水邊緣已經結凍,很開心的踩上去時,悲劇就發生了,幸落入湖水之中,死了。
雪之下有蘿莉
(點圖放大)  時對妹妹死在自己的眼前無法接受,所以當他被常雪纏上,失去對溫度的正確感覺,覺得冰雪一點都不冷,連人的體溫都能燙傷他,但這只是感知的錯覺,事實上時的身體已經有凍傷的症狀了。即使知道是這樣,無法走出妹妹之死的時,一點都不想去治療。

時的青梅竹馬妙,從銀古那裡知道了時被蟲纏上,無法置之不理,卻沒辦法阻止時繼續去幸死掉的湖上,結果時也落湖了,大家都以為時已經葬身湖底,但其實時意外的被常雪所救,在湖底時看到幸所期待的不會被湖水溶化的落雪(其實是跟著他的常雪),不斷堆在他身上,因為自己在這種情況下生還了,所以時也覺得說不定幸也還躺在湖底,等著醒來。

時好不容易生還,卻還要去湖底,妙不顧性命的阻止他,結果妙也掉進湖裡(大家都下去我笑了啊XD),妙也是時重要的人,時不顧妙會燙傷他的體溫,背著妙回村;背上感受到妙心臟的溫度,時回想起,幸跟妙說的一樣,並不是葬身在湖底,而是死再自己懷中,漸漸失去溫度的死去。然後時終於恢復正常體感。

雖然兩個人都回來了,不過時的嚴重凍傷,還是讓他手腳都失去了數跟指頭,不過命保住了就是奇蹟了。別再讓妙擔心了啦!然後快去結婚把幸生回來啦!

第4話 撫摸黑夜之手 夜を撫でる手
啊啊啊~連續兩回主角重殘啊啊~~

腐酒是光酒的殘渣,未能化成蟲而具有腐爛毒素,生物接觸到腐酒會因為毒素至死,偶爾會有能夠接受這種毒素體質的動物。
腐酒
(點圖放大)  被腐酒寄生的人類,腐酒會經由血緣關係,代代傳下去,如果不治療會有兩種結果,多數是身體衰弱早夭,少數人能獲得特別的力量,像主角和主角的父親,就是能夠使用能力的人。用腐酒的香氣引來動物,並用腐酒在手新形成的眼恫嚇,會讓動物(包括人類)麻痺,不需要刀槍就能狩獵這些不能動的野獸,但同時也會受到腐酒的影響,最後化為失去實體和心靈的東西徘徊於世。

辰和卯介是一對相依為命的獵戶兄弟,銀古發現他們的家族正被腐酒所害,要治療腐酒只需喝下足夠的光酒即可,身體衰弱又無能利的弟弟卯介,欣然接受治療,但哥哥辰是因腐酒擁有特別力量的體質,沉溺在稱霸山林的快感,即使知道父親消失的下場,依然不願失去力量。

不聽銀古勸告,無懼於黑夜和野獸,自認熟悉山的一切的辰,遭到他最一然自得的這個場所的恐怖反撲。

在銀古帶光酒回來的夜裡,拒絕治療的辰隱入山中,卻因為沒有提燈帶槍,被其他獵人當成野獸開槍,跌落懸崖,雖然未死但可以使用腐酒的手掌無法使上力量,辰失去他對抗山林的唯一力量,害怕野獸襲擊的辰躲進山洞,辰第一次感受到山裡的夜晚是如此漫長、寒冷而恐怖。

可惜故事並不是辰懺悔自己的自大就能了結的,銀古和卯介在清晨找到辰時,從山洞出來的辰,充滿腐酒的手臂,成為成群結隊烏鴉的美食....雖然沒了右臂有點慘,不過被開槍右被烏鴉公擊,只丟掉一隻手能回來好像也算好運了(嘆氣)

第5話 鏡が淵 鏡之淵
這集的主角真澄完全是戀愛腦花癡女耶XDDDD~

很容易被男人剎到的少女真澄,和父親母親定居在小村子裡,她最近一次失戀,是跟一位旅行的磨鏡子師傅戀愛,當這個村子已經沒有鏡子要擦的時候,鏡子師為了營生打算離開,真澄硬要鏡子師許下承諾,但鏡子師卻說,目前還不打算成家,就算要結婚對象也不會是真澄,如此鏡子師便離開了。

真澄受到很大的打擊,但對鏡子師還抱著許些期待,因此不擦隨身手鏡,讓鏡子一片模糊。
花癡女
(點圖放大)   然後真澄被水鏡給纏上了,水鏡是青襲在平鏡無波的水池中,一旦有生物用水來照自己,就會纏上該生物,並逐漸化成該生物的樣子,水鏡會漸漸實體化,被寄生的生物則逐漸衰弱,完全取代生物,水鏡化成實體,被寄生者變成水鏡,治療方法是,在兩者交錯的那瞬間,拿鏡子照水鏡,水鏡就會退回原狀,受害者也能康復。

雖然銀古告訴真澄解決方法,但是真澄因為不被所愛的男人珍惜,而有了乾脆就這樣被取代的想法,在銀古的勸說下,哭著擦了鏡子,不過到了關鍵那天,真澄誤以為鏡子師回來了,奔向山中她們幽會的地方,卻只是錯覺,而且真澄還摔掉手鏡(笨蛋!),水鏡卻在這時候襲來.....不過真澄卻逃過一劫。

我還以為是鏡子師真的回來了那麼狗血的發展www,其實是因為要被取代那瞬間,真澄堅強的怒視了水鏡,因為眼睛的反射起了鏡子的作用,所以才沒事的....居然啊XDDD

真澄就完全康復了,而且還馬上看上銀古(這才對嘛~銀古比鏡子師帥太多了www),嚇的銀古馬上落跑XDDDDDDDDDD~

第6話 花惑い 花惑
這一季走驚悚路線的故事不少XD~

木靈是一種寄生在櫻木中的蟲,汁液如為動物飲用,會造成五感的麻痺,但也有人以此來作為止痛劑。在本地最大最古老的櫻花樹旁,有一支花匠家族,最擅長作接枝移植,將能開美麗花朵卻壽命短暫的花枝接到健康木體上。
妖花
(點圖放大)300年前花匠萬作在櫻花樹的樹洞中,撿到以木靈為乳汁的女嬰,萬作收養了她,並取名為佐保,佐保只吃櫻花樹的木靈汁,因此她的聽覺和視覺都應此失去作用,並且生長緩慢,但萬作一族每個男人都深愛著佐保,三百年後,佐保才長成一個美麗到光是注視她都會膽戰心驚的絕世美人,而這代的花匠名為柾,他也跟先祖一樣疼惜著佐保。

然而佐保能活三百年,除了木靈汁外,每隔一段時間老櫻木不在開花時,左保會陷入瀕死狀態,而作為花匠一族,拯救佐保的方式是.....找其它身體健康跟左保外表差不多歲數的女子,將左保美麗的頭砍下,接到健康女性身體上,為了讓左保活下來,300年來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小孩、女童、少女了......

銀古救下差點被砍頭的女孩,為了阻擋柾的追殺,踢翻了燭火,火勢猛烈的將整面木造房屋燒光,並波及到古櫻木,木靈在要被燒光前,宛如櫻花雪般,一同離開了櫻木,同時也帶走維持佐保美麗容顏的木靈,佐保在一瞬間衰老死亡,而300年來,佐保唯一掛念的男人,只有第一代的萬作而已。

那個老櫻木被火這樣燒過居然也沒完全死透,不知道多久後依然盛大的開花,還真是沒有人知道櫻花木下埋了多少死人骨頭啊XDDD~

第7話 日照る雨
有個叫作阿照(テル,CV:日笠陽子)的女孩,有一種神奇的天賦,能準確預測降雨的日子,而被許多面臨乾旱的村落迎為貴賓。銀古對人類有能預測降雨的能力感到興趣,特別留下來觀察阿照,但這次阿照的預測似乎失準了......
雨降之女
(點圖放大)  事實上阿照不是能預測降雨,而是本身能引來雨水,在小時候阿照和青梅竹馬玩耍時,阿照追上了本該追不上的逃水(以水窪呈現的海市蜃楼),當阿照接觸到逃水時,那逃水像是被阿照吸進身體一樣消失,從此阿照的身邊開始出現變異。

阿照失去了流汗和流淚的能力,而且只要阿照待著的地方就會下雨不止,阿照的故鄉因此作物全毀發生饑荒,阿照的青梅竹馬根因此染上傳染病病逝,父親也倒下了,阿照因為饑荒被送到其他地方幫傭,換成幫傭的地方開始下雨,阿照終於發現自己所在之處會落雨不斷。

為了同一地點不因久雨成災,阿照只能不斷的流浪,漸漸的她能掌握住引發下雨的時機,因此到各個乾旱的地區幫助他們下雨。但這次卻失準了,和阿照互有好感的青年因乾旱倒下,幸好在阿照感到絕望時,雨終於下了,青年也得救了,但阿照也只能按照往例一樣再次踏上旅途。

銀古告訴她,她小時候踩到的逃水其實是一種叫作雨降的蟲,這種蟲完全跟一般水氣一樣的在自然中循環,但是一旦被活體所觸碰,就會附在活體上,吸附活體的水分升到天上形成降雨,目前沒有治療的辦法,只能等雨降的壽命結束。

這次預測失準,可以視為雨降開始衰弱,雖然阿照還是必須繼續過這種不斷流浪無法落淚的日子,但結束的一天並不是毫無希望,雖然阿照因此間接害死許多人,但因為她從經驗中學習到降雨時機,也幫助了許多乾旱的村落,銀古認為不需要為這體質完全絕望。

第8話風巻立つ 大風起
每個都假的吧
化野也開始懷疑銀古賣的東西是假的(沒錯!根本每一樣都是假的XDDDD~銀古你這個奸商XDDDD),所以偷開銀古的藥箱,搶箱子的銀古和化野很可愛,雖然蟲的東西給一般人持有也是很不妙,但銀古也太壞了啦XDDDD
鳥風和呼蟲
(點圖放大)這次的故事,是一名少年實習船員伊吹(イブキ)的故事,伊吹有一種特別的能力,雖著跑船越來越熟練,他可以藉著口哨,來控制一種叫做"鳥風"如鳥群一般的蟲,鳥風的飛翔對一般人來說,就像一陣風一般,因此伊吹可以藉著控制鳥風,來覺得風的方向和大小,而且伊吹使用的心態也很健康,不能過於違背鳥風意志,不能使用過頭。

銀古在搭變船時,遇見伊吹,對於伊吹使用鳥風沒什麼意見,但他警告衣吹這種口哨不可以在晚上使用,所以~劇情一定會讓伊吹在晚上用啊(攤手)

那天船頭稱讚了伊吹的進步,說要升伊吹當正式船員,還說要一站是伊吹的故鄉,如果時間夠還讓伊吹回去探親,伊吹因此有些得意忘形的買了昂貴的首飾,還在夜晚高興的吹口哨....結果夜晚引來的,卻是一種狀似群蛇的蟲"呼蟲",呼蟲是一種會四處打洞群聚起來還會讓人生病的蟲,當晚伊吹的船就沉了,幸好人員無事,歷劫歸來的伊吹也回到故鄉。

其實伊吹買首飾什麼的,是為了討繼母歡心,但繼母看到伊吹,只關心工錢有沒有拿到,也對伊吹帶回來的守是一點興趣也沒有。
繼母
對待自己的孩子確是如此溫柔,讓伊吹覺得遭到孤立。

以至於呼蟲跟著伊吹回來,造成繼母生病,銀古驅逐了呼蟲,伊吹卻再次將它們喚回,只因為想讓家人跟自己一樣痛苦,銀古告訴伊吹,濫用蟲之力的人都沒有好下場,而且伊吹的初衷也並非是如此的吧?對付呼蟲的另一個辦法,就是喚來鳥風,呼蟲正是鳥風最愛的食物(伊吹的口哨聲跟呼蟲鑽洞產生的笛音很相似,呼蟲辨認這種笛音群聚,鳥風則是受這種笛音吸引來補食呼蟲)

銀古要伊吹在早上吹口哨來救繼母,伊吹還是決定救繼母,但也引來父親的責備(母親生病時吹口哨),伊吹含著淚喚來鳥風,大快朵頤的鳥風向龍捲風一樣吹垮了伊吹的家,也清掃了所有呼蟲治好了繼母,伊吹從此離開了家,運用所長,成為能馭風的船員。

一面覺得伊吹好白目,另一面又覺得最終都被家人誤解也得不到愛的他好可憐啊~~

第9話潮わく谷 湧潮谷
好能生
這應該是最會生的單元男主了吧XDDD~(雖然次女和嬰兒其實是同一隻,可是老婆又懷了一個再肚子裡)

銀古冬天在山裡遇難,被強壯的豐一背回家當壓寨夫人....蟲師當然不可能是這種路線XDDD~豐一一家熱情的接待銀古,這家人是由勤奮的豐一、慈祥的爺爺和可靠的妻子以及許多的孩子組成,連銀古都盛讚這裡是桃花源。

不過銀古很快就發現異常之處,明明山中嚴冬,豐一所開闢的大片梯田卻綠意盎然,成果碩碩,豐一本身也完全沒有被季節影響,他甚至不需要睡眠日以繼夜的勞動著,而豐一確實也想要努力工作,讓家人過好的生活。
乳汁
(點圖放大)其實豐一的父親略略知道原故,豐一出生的時候,正是這山才開始拓荒的年代,大家都非常貧困艱難,豐一的母親千代,因為營養不足沒有奶水,嬰兒豐一餓的快衰弱而死,走投無路的夫妻,在山裡發現一山泉,居然是乳白色的甜水,千代嚐了一口後,將泉水暫代乳水給豐一喝下。

實則這是一種叫乳潮的蟲,專門附身的剛出生不久的幼體上,並會將幼體的母親體液都化為乳水,供幼體茁壯,千代以為自己順利泌乳,其時是全身血液都已經化為乳汁,豐一其實吃著的是母親的血,豐一歲時千代死亡,死前布希望兒子長大會有罪惡感,囑咐丈夫絕對不要把真相告訴豐一,希望豐一一一生幸福的活下去。

這種蟲也會驅使宿主勞動,並讓周遭植物蓬發,供給宿主養份,雖然宿主會覺得毫不勞累,但其實身體早以稱不住了,到宿主身體衰弱時,這種蟲就會在找下一個宿主,所以豐一的體力和墾地的茂盛都是這種蟲的影響,雖然豐一知道母親死亡的真相,還有自己如果不驅蟲的下場,但為了家人,他選擇不放棄這種力量。

不過數年後的冬天,人們來到這座山中,已經不見翠綠的田地,但幸福快樂的一家人,仍在其中歡笑.....結果還是驅除了嗎XDDD~事實上不驅的話,豐收是一回事,太太還有小孩就危險了比較嚴重。

第10話 冬の底 冬天的盡頭
銀古慘遭巨龜玩弄的故事XDDDD~
銀古安息吧
(點圖放大)   這次故事還蠻特別的,全部都是銀古OS和自言自語XD~

在冬日將盡春日到來時,如果在山裡碰上和冬眠甦醒正飢餓蟲群相撞,對蟲師們是一種很糟糕的情況,銀古碰上春日腳步提前到來無處可避的情況,打算燒蟲煙躲進乾草堆中,睡上幾天避開蟲群甦醒,沒想到當銀古醒來時,所在的山一點也沒有春天的跡象,而遠處的山都進入春天,銀古發現,原來是山主封山了。

原來去年這座山遭到颱風肆虐,重創到無法復原的程度,土地裡沒有生機,山裡找不到任何一頭野獸,銀古認為這座山正在漸漸死去,山主正在垂死掙扎,想要封山強制冬眠的修復山林,銀古擔心自己被陪葬,找山主談判(是隻烏龜XD),卻被推進沼澤中,發現野獸們都在此接受光酒的洗禮修復。

銀古從沼澤中出來後,發現自己的光酒以被衰弱的冬蟲喝光,因此冬蟲恢復體力離開了這座山,春天終於進到這座山中,銀古雖然失去光酒,但碰上甦醒的蟲群卻沒有遭到任何危難,銀古感受到這是山主的幫助,繼而也發現,自己能進入封山中的山的原因,是一開始山主就瞄準了銀古的光酒XDDDDDD~本來氣氛很淒冷的一話,這個"此山是我開,此樹是我栽,要打此處過,留下買路財"的結局整個讓故事可愛化了啊XD

, , , ,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まあや
  • 啊!有生之年!
  • 奇想豆子
  • 我覺唯一遺憾就是讓幽明明是小姐聲音卻是像大嬸Orz
  • 訪客
  • 雖然說痞克邦系統是出於好心
    但卻挖出了阿彌的黑歷史
    這樣刻意不附上黑歷史的用心就這樣白費了
  • (倒地)

    阿彌 於 2014/04/13 00:15 回覆

  • 動漫之神
  • 中文配音是糞作
    支持原版動漫
  • 我不這麼認為呢

    阿彌 於 2014/05/17 19:09 回覆

  • 郁子
  • 阿彌!!!!!!!!!
    你打「淫」谷啊!!!!
  • 我恨新注音XDDDDDDDDDDD

    阿彌 於 2014/06/22 21:11 回覆

  • 庸
  • 以後不能用智慧型選字功能(筆記)
    話說!阿照(テル,CV:日笠陽子)
    剛聽到還覺得不是日笠配音
    多久沒配到日笠正常角色WWWW

  • 3_3
  • 發現阿彌有趣的錯字也是看網誌的醍醐味呀(望向"胸爆化"錯字)
  • ㄚㄒ
  • 豐一一生性福的活下去!!!XDDD
  • 為什麼我的錯字都如此糟糕呢orz~不過看孩子的數量的確很"性福"啦XDD

    阿彌 於 2014/07/09 18:35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