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寫在前面
※1.關於人體與醫療方式絕對沒有考據。
※2.科技與機械與電腦也亦然,請當成架空
※3.如有與現實相反的情況,除了在內心咒罵作者腦殘外,不要有其他反應,謝謝。

◎正文開始:

「陷落」,西元2600年後的亞洲還能住人的地方通稱,這裡是最繁華,又最惡臭的索多瑪城。陷落的由來,如同此名詞的諸多意義一樣,這裡什麼都有卻全部一點一滴的腐爛。

在敗破都市的最深處有一棟,因傷害性紫外線調節裝置而時時閃耀著不同光澤的高聳大廈。沒有招牌與看板可是生活在此的殘渣們,每個人都知道他所象徵的財富及權利,及認知到即使經過一萬年,平等仍不存在於人類演化中。

20世紀的世界曾產生愚蠢的高樓競賽裡,在這個區域留下了廣大的斷垣殘壁,同時隨時間的推移繼續不斷興建新的高聳建築,於是廢棄與新建,成功與失敗,這個裡留下了無數的遺跡,好大喜功的帝皇們,跟隨著這些建築,勝利與墬落,與史前時代的人相比其野蠻性過之而無不及,所以…這棟綻放著七彩光芒的建築,必然是「現任」帝王的宮殿……

『…我又陷入哲學性的思考裡了。在這個哲學家已死的世紀。』蓮苦笑了一下,優雅的熄去手上的煙,碎落的餘灰,帶著一絲不甘心,與地上的惡臭烏黑結合。

蓮掏出懷表,看了看,隨即稍微加快腳步。雖然手裡握著的是個大的不像話的金屬提箱,精細又複雜的開關,小心的保護箱子裡的東西,蓮雖然並不瘦小,但是接近身長三分之一的巨大箱子,像是毫無重量一樣的隨著連的步伐搖擺,絲毫不影響他的輕快的行動,靈巧而輕易閃過綿延起伏的大型垃圾,畫面上看來就有些不協調了。

沿路上,沒有任何人經過。這裡-『陷落』就是如此沒有規則可言,也許數分鐘後,這裡人又多的毫無縫係,但是此刻這裡空無一人,沒有理由也沒有為什麼。

轉了一個彎,世間顛倒了過來,談笑風生的人們,朝氣蓬勃的學生,踏在明亮整潔的街道上,物質的、慾望的與幼稚的氣味,也不比一牆之隔的廢墟好倒那兒去。至少在蓮心中是這麼認為的。

然後,他來到帝皇的城堡,S企業總裁的私人住宅,有幾個人在高聳的大門下等待著。

「原生醫生您早!」穿著制服的女孩親切的打招呼,如果說是因為沒有瞳仁的雙眼而判斷她是機器,不如說是因為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人能如此清爽善良氣質了。

「早啊!抱歉,我來遲了。」其實蓮並未遲到,他親切的對著機械女侍微笑。似乎特意忽略,站在旁邊的活人管家。

一個好青年,卻不該出現在這權力鬥爭的核心,於是冷酷與沉默成為了他活下去最簡單的捷徑。

「原生先生,您並沒有遲到,請讓在下帶您進去吧!」公式化如語音的平板語調。

「已經超過了45秒了,對於管事先生而言應該是不可原諒的『錯誤』吧!」蓮微笑的回答,含有著嘲諷。

慈青沒有回答,臉上也沒有出現不悅的表情。只是俐落的鍵入大門上一層又一層的密碼。

「醫生,請讓我幫您拿吧!」這次是一位有著服貼短髮的女孩,看不出設定上的年紀,只是相當矮小。

「我不習慣讓淑女幫我做事,所以我自己拿吧!」蓮對著女孩微笑,聽見這句話慈青第一次回頭。

你對.機.器.這麼客氣幹嘛。這似乎是這個動作的質疑。但是慈青依然沒有開口,只是帶著蓮進入建築的玄關。

「小姐是IONV的輕家事型機器人吧!有改造嗎?」蓮問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負重是100KG左右吧?那是.拿.不.動.的.喔.」蓮露出了微笑。

慈青略微的吃了一驚,臉上稍有起伏的線條,在下一個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◎會面
「原生醫生已經來了!離落少爺!」這裡是離地面數百公尺遠的樓閣,慈青對著對講機說明,必恭必敬的語調依然沒有起伏。

喀,門自動的向兩旁退開,迎面而來的是身材高挑火辣的女性,顯而易見,是配備著重型武器的型號。

「醫生,請讓我幫您處置!」女性湛出了笑容,帶者一絲絲的媚惑。

「麻煩妳了!」蓮的微笑再度浮現,對蓮而言人類與機器與其他,是沒有本質上的差異的,都不過是會移動的大型垃圾。女性接過箱子,稍微的產生一個不穩,雙眼閃了幾次紅光後,隨即平穩的將箱子送往他處。

『可˙怕˙的˙人˙』慈青在心中想。

蓮像是看透慈青的想法一樣,無所謂的對他聳聳肩。笑一笑而後筆直前進。

蓮漾著笑容走進房間,大型落地窗環繞的客廳讓陽光閃耀的填充這裡,綠意傲然的庭園,隨著微風一波一波的上下起伏,這是不.可.能.的,這裡是這棟巨大建築的深處,是不可能接觸到陽光的,而這個時代的陽光,也不是溫柔的神之贈禮,而是可怕的地獄之火。

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代,只要有能力,世界將會圍繞著你旋轉。所以這裡只是仿自然的人工城堡。所以,住在裡面的天使想必也…

「醫生!你來了啊!」還未變聲完成的清脆而小小沙啞的少年之音。然後迎面而來的是一陣單純善良的淺淺笑容,如微風一樣掃進靈魂深處的甜美笑靨。

穿著米白睡衣陷入柔軟沙發裡的人,以自己並未發現的媚惑容顏,放下手中的書,開心的看著蓮。

「我回來了!小少爺有按時吃藥嗎?」蓮輕輕的走近,小心翼翼的在離落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。

柔軟的肌膚觸感幾乎讓人顫抖,但是蓮沒有意淫的意思,只是憐愛的輕捧著離落的臉,離落似乎也很喜歡被醫生擁抱的感覺。

離落喜歡任˙何˙人。

「有喔!醫生!我都有照你說的話做喔?」離落像隻撒嬌小貓一樣的期待蓮的讚美。

「真是個好孩子!所以呢,我啊,帶回可以治好小少爺的藥喔!如生命般珍貴的特效藥。」蓮垂下眼溫柔的對著離落微笑。

「醫生上次也這麼這麼說呢!」低沉的聲音從左側傳來,那語調的高低裡似乎藏著某種足以污染心靈的物質。四通八達的的巧妙建築設計,使人可以如魔術般的出現與消失,在此時是多麼令人厭惡。

你不知道何時惡魔會出現在你身後。

「可是卻接二連三的失敗啊!我有時候會懷疑冒著生命危險重金禮聘『黑色醫學會』的成員,也許我生涯上的一大失敗啊!」名昂。

名昂,一言以蔽之-上方世界的帝王。

那為何會跟下方那一位如此的像呢?蓮不住苦笑起來。

「先生,這是我的失誤。」蓮坦率的承認。

「醫生…」名昂走到離落的座位後方,與蓮面對面。離落,臉色從一發現這個男人以後,就只剩下恐懼和害怕。蓮,輕輕的握住離落的手一下,像是鼓勵似的。隨後就往後退開,以顯示對他現今雇主的謙卑。

「有時候你的態度真是令我討厭!」名昂用一種藐視的眼神看著蓮。

蓮回應以微笑,總是比任何人都優雅的蓮。

「手術什麼時候開始?」名昂,雙手搭在離落的肩膀上。

「包括前實驗及『材料』收集,還需要一段時間。一個月。」蓮。

名昂以輕視的眼神看著蓮「那你回˙來˙幹嘛?」

「看小少爺!」蓮毫不猶豫滿臉笑容的回答。

「那你可以滾了。」名昂。

「是的!」蓮謙卑的對名昂,低頭行禮。瞬速的一個轉身,那輕盈靈敏的動作讓人無從聯想到人類。

而後消失。

房間裡剩下名昂的怒意,離落的恐懼。

「你很喜歡醫生吧?可是那是不行的喔。」名昂仍然把雙手放在離落微微顫抖的肩膀上,異於常人的低溫,隔著布料滲透進神經裡。

「你忘記了你是個從出生被背負原罪的孩子嗎?所以啊…你要時時想起為你犧牲生命的兄弟喔!如果你快樂的話要將一半的快樂給予去世的孩子啊…」名昂再離落的耳畔一字一句的將文字有如魔咒一樣的烙印進,離落的內心。他抱著頭,睜大著眼痛苦的留下淚來。

「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…以期為去世孩子贖罪啊!你知道嗎?我親愛的弟弟。」名昂放開了手,像是叮嚀一樣溫柔的訴說殘酷的話語。

「慈青,東西弄到了嗎?」

「是的,先生。」

「等下來見我。」

「是。」

名昂離了這個空間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宅日常生活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