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&當期主推
番組追逐中:暫停連載中/毒書進行中:家畜人鴉俘4
提示:點網誌標題,即可閱讀內文

目前日期文章:200504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冰冷的空氣裡透出的黃光,晶瑩的天空下,籠罩著鐵幕。

我今天仍為了不是我的而我想要的,逐漸腐化。忌妒和自以為是纏繞著毀壞的軀幹。

在驚天動地中難以閉目養神,所以我得到了他的頭顱。

我將頭顱抱在胸懷。深怕他有一點點的損傷。

他擁有全世界,卻甘願屈居於穢物之後。那穢物一直以來都緊緊的抓住他。

在混亂裡,意外的他出現在我懷裡。

那骯髒東西驚恐的看著我:還我還我!!!

穢物抗議著。

我說:不行,他是我的所有物。你這個髒東西。

穢物說:看清楚。你跟我是一樣的。

穢物伸出觸手,接觸過的地方漸漸融化,而第一個消失的人是我。

那時我想,我是為何而死亡?理由我已經忘記了。

司機撿起了頭顱,往捷運上拋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碎玻璃尖角,深深劃破我的眼球,流下了濃稠汁液。順著臉龐緩緩滑落。

那是一行血淚。

我總是為了許多事情哭泣。一邊往上看一邊下墜,美麗很遙遠,醜陋已經蔓延全身。

人人紛紛走避,第一次...我是那個注目中心。

我閉者雙眼放聲大哭。聽者以為我為失明而落淚。實際上我只為博取同情。

為了讓圍觀者更多,哪怕是一雙眼睛,除了生命以外我都可以奉獻。

你說:未免也太幼稚了吧。

我說:對我而言那值得。

一個平凡的我。被我謀殺。以成為不平凡的我。

那時。

坐在後座的好青年們說:別傻了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看著窗外...

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,明明侵佔了我的一切,同時也把我害慘了,如今卻擺出一副令人憎惡的高姿態。

惡魔低語著。


殺了他吧。像往常一樣我再腦子裡支解了他。夢中的殺人場景是無臭無味也不油膩的,沒有聲音裡,平靜的享受生命的流逝

那樣一個活在現實天空下的女人,碰到超現實的謀殺,到底會是怎樣的一張臉呢?是驚恐還是這樣不知所以然的死去?

謀殺案不斷的上演,我用文學與藝術灌溉他成長。一個人可以經過無數的肢解與虐待仍然不死。這是大腦的好處。

暴力與色情到底可以延續多久而屹立不搖呢?惡之華;百年前的禁書,如今看來連小學生都比他邪惡,而薩德又能維持它的名,家畜人維持它的臭味多久呢?而我呢?從今以後還會有人想起我的惡嗎?那樣半調子的人生,有燃燒的可能性嗎?

選擇自殺吧。很可惜,我是個無神論者。對於這種人來說自我毀滅失去了立足點。

天使不屑的說。

於是,你無法有美的悲劇,任何主角不可能這樣既沒勇氣又充滿憤怒。

你只是個弄臣。在開場與結束間匆匆結束。

我說:我明白。但我也開該下車了。

回頭之時,我發現了一個弄臣的身影,帶著他的自負與功利隱默在躁熱與體臭的都市一角。

我這時候才真正明白。世界是個大劇場,沒有主角,只有弄臣。

阿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